烽火中文网,烽火中文 > 修真小说 > 仙道极巅 > 章节目录 第242章 第二百四十二章 :无耻妖妇

第242章 第二百四十二章 :无耻妖妇

[烽火中文网wap站:m.7biquge.com]    穆衡的话说出后,等待的看着老者,只过了好一会儿,白须老者才又有气无力的道:“老夫名叫商……”气若纹丝声音中断,似乎刚刚开口已经用尽了他积蓄多年的力气,在想往下说,但只是嘴张了张,却无声音发出。

    见那老者的模样,想要让他再多说些话都已万分困难,穆衡心中一叹:“此人不但元神耗尽,全身灵力都全被吞灭噬化,且连神识都已经极为脆弱,达到油尽灯枯的凄惨程度,距离魂魄飞散只怕是不远了!”

    穆衡虽然对眼前陌生的老者并不认识,但见他对自己绝对不会有任何威胁,穆衡想到自己眼下也是落入了乾坤绣花袋,和那老者也算是有着同病相怜,当下缓慢的移动到老者的身边,手掌低在老者的后背之上,将自身灵气输入到了老者体内。

    在神奇空间的压抑下,穆衡虽然行动困难,灵力也不能化为攻击激射而出,但是这样掌对背缓缓输出,却还能勉强做到。

    一感觉到穆衡输送而来的灵力,老者顿时精神微微一振,但缠绕白须老者身上的邪气同时也更加兴奋了,但终究对老者还是有些益处,只是这对于油尽灯枯的白须老者来说已经无济于事,只像是在临死前得到一丝阳光而已,过了半晌,白须老者才又断断续续道:“多谢小兄弟,老夫名叫商庚……”

    对于商庚这个名字,穆衡自然是完全陌生,心中一念:在这里,若是普通修真者,只怕难活数日就元神耗尽而亡了,这商庚被困于此两百年未死,以前定然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或许从他口中能知道一些未曾想到的事情。

    一想到此,穆衡咬了咬牙,再一次把自身灵力,源源不断的注入商庚憔悴枯萎的体内。

    商庚内丹已损,神形俱毁,虽然难以持久活命,但在此得到灵力的滋补,还是立刻又精神振奋了一下。只可惜的是,穆衡大量注入的灵气,其中十之**,都被穿插在商庚身上的那些邪恶之气蚕食了。

    商庚身子微微一颤,半晌之后,低垂的头动了动,好不容易才勉强抬起,无神的双眼望向穆衡,露出感激之色,说道:“多谢小兄弟相助,只可惜老夫已经没有复原的能力,这样只会白白消耗小兄弟的真元!”

    听商庚声音虽低但却完整的说完一段话,穆衡心中一阵苦笑:耗了不少灵气,让他能够清清楚楚完整的说话,这也不算浪费了!见商庚坐在地上无力站起,反正穆衡不怕邪气侵体,便也靠着他盘坐在地,如此才好与他正面对话。

    这时商庚又道:“不知小兄弟是因为何事被困入乾坤绣花袋中的?”

    商庚既被囚禁在乾坤绣花袋,自然也是神木派的敌人,想必被困的原因和自己也是一样。穆衡嘴角冷冷一动,毫不隐瞒的说道:“晚辈本是想来神木岛取神木果的,结果与岛上神木派的人发生了争执,所以才被困这诡异的袋子中。”

    果然,商庚叹道:“我与小兄弟被困的原因倒是因为同一物。”

    但接下来,穆衡却是出乎意料的吃了一惊。

    顿了顿,只听商庚又道:“老夫本是神木派的掌门,也是因为那神木树,而被人困入了乾坤绣花袋。”

    “你是神木派的掌门?”

    商庚此话一出口,穆衡大吃一惊。望着眼前半死不活的白须老者,穆衡双目中透出疑问和怀疑之色。

    凄苦一笑,商庚道:“老夫现在是魂魄将散,人之将死,哄骗小兄弟有何意义!”

    皱了皱眉头,穆衡面带疑惑的道:“据晚辈所知,现在的神木派掌门乃是一名妖媚的美貌女子,名叫狐媚娘。这狐媚娘,跟你是何关系?”

    “狐媚娘,狐媚娘。”

    商庚喃喃念了两声,忽然眼中射出两道激动的恨光,但立刻变得暗淡无力,憎声道:“老夫便就是被这妖妇困入乾坤绣花袋之中的。”一提起狐媚娘,商庚干瘪的脸颊一阵扭曲,出现一种无比怨恨之色,无神的双目中更是有一种欲要食其肉、枕其皮的痛恨。

    有些茫然,穆衡带着几分猜测的口吻:“你既然是神木派的先掌主,狐媚娘则是神木派现任掌门,你们之间莫非是因为掌门地位之争才导致如此?”话刚说出,忽又想起商庚刚刚说是因为神木树才被困入乾坤绣花袋,穆衡心中又是一团迷雾。

    轻轻摇了摇头,商庚道:“神木派偏居海外孤岛,占地不足数十里,弟子不过数十名,既无强大的门派势力,亦无可观的财源来路,如此隐居世外的修真门派,就如同沧海一粟,再说门中弟子与世无争,又有谁会在乎对这掌门地位之争!”说道这里,商庚轻叹一声,又道:“神木派上下一贫如洗,但岛上却有一样东西极为珍贵,守护这宝物,就成为了神木派每一代弟子的使命和责任。”

    “神木树!”不等商庚开口,穆衡双目一眯,开口道。

    “不错,你既然也来到这这里,这不用老夫说,你自然也知道。”带着些许自嘲,商庚先无力的笑了笑,接着表情一恨,怒道:“其实狐媚娘那妖妇,原来并不是神木派弟子,而是一个魔道散修高手。”

    商庚说到这里,穆衡心中大致已经明朗,两百年前,定然是狐媚娘霸占了神木岛,而她所为之物自然就是那神木树。只是神木树虽然神奇,但绝不至于让狐媚娘因此在神木岛上驻扎盘根两百年,她大可抢了神木果走人,由此可见,神木树对于狐媚娘来说还有更重要的用处,只是这一点穆衡凭空无法猜想。

    果然这时商庚又说道:“狐媚娘之所以踏上神木岛,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占有神木树,至于做神木派的掌门,对于她来说只是多了一群守家看门的帮手而已!哎,此妖妇本不是老夫对手,只怪老夫当年一时不慎,疏忽之下才被她制服,以导致于基业落入外人手中。”一说到此,双目凄苦,像是极为后悔,但干枯的身子已经没有水分在形成眼泪……

    听此老的口气,两百年前的神木岛并非是被狐媚娘以强力霸占的,而是施展手段巧夺的。穆衡心中一念,对于施展阴谋诡计之道穆衡倒是十分的兴趣,听听总能长见识,于是好奇的道:“狐媚娘是用什么手段成为神木派掌门的,不知前辈是否可以相告?”

    商庚带着后悔的口气,恨意浓浓的道:“两百年前,老夫修为就已经是结丹期大圆满的境界,眼看就将步入元婴期飞升至上界修真星球,而那时的狐媚娘则才刚刚突破到结丹期初期,她的实力虽然不弱,但若是明刀明枪的侵犯我神木派,却是决计难以轻易达到目的。”一说到这里,长叹一声,好像有些耻于开口,脸上的恨意竟然忽然变成万分惭愧之色。

    这老老子两百年前竟然就已经是结丹期大圆满境界了!

    穆衡心中一震!

    从结丹期初期到结丹期大圆满境界,据说快则需要三五百年,慢则需要六七百年,至于能不能突破到元婴期,则还要看自身造化。所以如此说来,商庚若不被困在乾坤绣花袋中两百年,两百年时间中他的修为自是还会增长,也有可以已经是元婴期了,那他现在的修为实力在地球修真界中绝对算是无敌流的。

    所以听了商庚的话,穆衡吃了一惊。

    一看商庚现在奄奄一息的样子,穆衡心中又是一叹:只可惜商庚在乾坤绣花袋中煎熬了两百年,非但修为没能增加,并且还内丹枯萎,元神耗尽,灵力早已微弱无比,成了一个全废半死之人。

    此刻,穆衡开始更加好奇,狐媚娘当年是怎么能够夺得神木岛的。

    过了半晌,商庚说道:“狐媚娘初时踏上神木岛,并未透露出有任何不良企图的举动,她见了我之后更是丝毫不提起‘神木树神木果’之类的话题,说是偶然间闯入岛屿并求我见谅,就像无意中进入神木岛完全是不知道岛上有神木树似地。那时候,老夫见她并无恶意,又是一个娇滴滴的娇美女子,于是便留她在岛上作客,之后她借机与我相处,竟缠住老夫施展媚功,用美色勾引老夫……”

    说到这里,商庚轻叹一声,复又道:“老夫一生孤居野岛,常年闭关修炼,只求完成守护神木的使命,等到突破元婴期,早日飞升上界,因此从未与外界接触过,所以见识经历浅薄,不懂人心险恶!”

    “那时候,老夫直以为狐媚娘是真心相爱于我,加上禁不住她媚功诱惑,还幻想和她做一对双修伴侣,一起飞升上界,到上界之后,我二人便是一对万人羡慕的仙者眷侣,未尝不是一件美事。所以面对狐媚娘这娇美女子的主动扑入怀抱,老夫一时不能把持,当下便与她结合一起,翻云覆雨……”

    一说到这里,商庚枯瘦干瘪的身子一阵晃,如同鸡爪般的枯手不断颤抖,颤声道:“那妖妇媚功了得,使我完全迷失了心智,当我正神魂颠倒之际,她竟然趁机重伤了我……”说到这里激动无比,因为太过虚弱,声音也断断续续起来……

    听到这里,商庚不必再说,穆衡也已经完全明白,看这商庚的表情,想他一份真情换取的竟然是在比地狱还邪恶的乾坤绣花袋中煎熬两百年的结果,穆衡不由百感交集,素来淡然的他也不禁起了几分同情之心!

    只过了好久,商庚才渐渐平静了心情,缓缓道:“当时神木派都知道我和狐媚娘的亲密关系,狐媚娘把我囚禁在乾坤绣花袋里后,竟然还以我的妻子的名义,顺其自然的接了神木派的门主。如此一来,神木岛上的一切人与物,都正大光明的落入了她的手中。叹,都怪老夫一时沉迷美色,不但害了自己,还将神木派和神木树一起拱手送了出去!”

    听完商庚的阐述,穆衡心中阴嗖嗖的,大叹道:“第一眼看见这狐媚娘,我就感觉是个极难缠的角色,这妖妇手段卑鄙利害,确实不得不佩服啊!”不过穆衡也不得不承认,单凭容貌姿色而言,狐媚娘确实是个动人之极的尤物,绝色美人!若是事先对她没有防备的男子,又被她主动勾引,定是很难抵抗她的诱惑。若非如此,商庚这个曾经在地球上算是绝顶高手的修真者,也不至于落到今日的下场了!

    穆衡想起偷听到的神木派玉疏那一番自言自语的讲话,又想起神木派面对狐媚娘时那又敬又恐的神情,穆衡心中一叹:看来狐媚娘虽然做了神木派掌门,但她并没有真心把神木派众人当做是自己的弟子,只是当做助手和仆人利用。神木派不但是被狐媚娘强行霸占了,整个神木派弟子的性命都是被掌握在狐媚娘的手中,任她玩弄。

    “老夫在此孤寂了两百年,就要这样枯萎死去,老夫守护一生的神木树,可惜都不能再看见了。哎……”忽然,商庚无力的长长的叹了一声,充满了悲凉。

    穆衡眉头一皱,望了望四周浑浊邪气弥漫的空间,冷声道:“前辈何需如此悲观,只要离开了这乾坤绣花袋,前辈不受邪气吞噬侵犯,不但能够保命,你守护一生之物自然也能再次看见。”说道这里,复又道:“传闻那神木果有着神奇的疗补之效,用那神木果,或许能使前辈恢复元气,壮大元神,然后重铸肉身,获得新生。”

    一点儿振奋不起来,商庚叹道:“将枯萎的内丹慢慢滋补,神木果的确由此奇效,老夫也不怕在花大量时间来再铸新身,只是对于离开乾坤绣花袋这一想法,老夫却是早已经绝望了!”

    穆衡心中猛地一沉,脸色一变,但立刻叛逆的又一脸冷酷,冷声道:“天无绝人之路,只有逆境崎岖!越是进入逆境和崎岖,越是能把一个人锻炼的更加顽强坚定!在我看来,进入乾坤绣花袋并不等于就是进入了死路,眼前逆境只是一种考验而已,我心中从不去想‘绝望’二字。”

    看了穆衡一眼,商庚道:“小兄弟有如此心态和气魄,不得不叫老夫佩服。”但随后,还是微微一苦笑,复又道:“想当年,老夫刚被困入乾坤绣花袋时,也有着小兄弟这份豪气,但是随着时间折磨,豪气和自信越来越弱,直到完全丧失。那时候,老夫还是结丹期大圆满的修为,老夫感觉你身体上散发的气息凝厚磅礴,实力也是不弱,但是与老夫当年相比,却还是相差了许多……”www.7biquge.com笔趣阁 [记住我们:www.fhzww.net  烽火中文网  手机版 m.7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