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网,烽火中文 > 修真小说 > 仙道极巅 > 章节目录 第185章 第一百八十五章 :合作

第185章 第一百八十五章 :合作

[烽火中文网wap站:m.7biquge.com]    邪冥之香再次出现,顿时一股蒙蒙淡薄的烟雾袅绕在各人身周形成一个三丈大的清香气体护罩,这气罩一形成,那密不透风的围绕在四人四面八方的黑色劲芒像是遇见了克星,急攻之势在虚空中骤然截至,如遇恶灵般反而向后退缩,虽有凌厉的攻势却无冲击之意,如同断弦之弩有力无劲一般。

    眼见形势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周天正要诛杀闯入禁地的四人,但穆衡手中的邪冥之香一出现,那从无盖石棺中催出的黑色劲芒忽然间竟然无法控制而不能进身四人,出现这样的奇变,周天不由大吃一惊,虚空端坐在石棺上的身子剧烈一颤,明显有些措手不及,阴黯的双目中透出不愿相信之色,狰狞的面孔变得更加可怖。

    石棺中升起的阴邪气息转化而成的黑色劲芒伤不了眼前敌人,周天不可一世的傲然气焰顿时大为消减,虚空中双手一招,那远远围绕穆衡四人的黑色劲芒纷纷飞速回射,瞬间在他身子四周凝合成一个巨大的黑色气圈,形成了一个坚实无比的防护气罩。

    周天心中明白,若不借外物相助,廖长春和甘心绝联手之下的攻势所产生出的恐怖威力他绝对难以一力抵挡,所以周天瞬间将攻击转换为了防御。

    见此情景,可见穆衡所说完全正确,那无数的黑色劲芒确实是化魂魔气转化而成。见邪冥之香能够阻挡周天的攻击,穆衡也是松了一口气,眼下周天未除,他还不能让廖长春和甘心绝先死,。那刚刚吃了大亏的廖长春和甘心绝更是忍不住狂喜高呼。

    不过二人虽然狂喜,但却丝毫没有感激穆衡之意,仿佛穆衡手中的邪冥之香本就是他们的一样,穆衡的告解也都是“理当如此”一样,望了穆衡一眼,甘心绝反而大喝道:“小子,你为何不早点拿出邪冥之香?害得老夫消耗了不少真元。”

    廖长春阴阴的一笑,语气却是无比深寒:“小子,你是不是早已经看出来,却故意拖延时间,直到自己也陷身困境,才说出邪冥之香拥有克制周天所发出的攻势这一点,你莫非是故意这样,想借此灭了我与甘兄,以报你心中之恨?”

    哼,两个老贼,真是老奸巨猾!心中暗骂,一脸平静的穆衡惶恐道:“二位前辈为何如此多疑?晚辈胸中无学无识,并不是早就知道,那石棺中升起的阴邪之气乃是化魂魔气转化而成,我确实是刚刚偶然想起,并且还不敢肯定,直到取出邪冥之香一试,见黑色劲芒立即由进转退,那时我才断定自己想得不错。”说罢长叹一声,一脸弱小气势,又对廖长春道:“我可一直没把两位前辈当做敌人过,真正的敌人,乃是那石棺上的魔头。”

    穆衡表现出无能和怯弱之态,像是被廖长春、甘心绝刚刚的气势所震骇,他面上忐忑,双目惶惶,手中提着一柄普通飞剑显得有些不安,但心中却是毫无惧意,杀机怒射。

    “哼哼,料你也没这胆量!”

    听了穆衡的话,更加不把穆衡放在心上,廖长春和甘心绝二人同时冷然一笑,目光又转向了无盖石棺上虚空端坐的周天。

    望向被层层黑气包裹着的周天,甘心绝面露出有恃无恐之色,放声长笑道:“周天,我们这大香柱乃是化魂之潭的克星,此刻,那些从石棺中升起的怪气伤不到我们,就算你将那些气息化为的黑色劲芒化为坚厚气罩防护,当我等手持大香柱靠近,只怕你的护体气罩只会遇烟而散,哈哈哈哈,到时候看你还能借助什么东西来嚣张。”

    一听甘心绝的话,狂怒的周天身子又是剧烈一颤,随后又是怪声狂笑,咬牙切齿道:“借助区区一支怪香,就想灭杀本人!哼,简直痴心妄想,你们尽管施展所有功力吧,我保证决计不会让你等在此地讨到一丝便宜。”

    “只怕你是空有其言,却无其力!”

    甘心绝大喝一声,踏上前一步,身体没有脱离邪冥之香保护的范围,右手中的四尺灵剑在虚空中作势一劈,又对廖长春道:“拥有大香的奇效,周天将身下古怪石棺中升起的阴邪气息化为的黑色劲芒就奈何我们不得,我两人再前去相斗,看他还如何悠然自得。”

    “喋喋,喋喋……”

    周天一阵诡异怪笑,与此同时,无盖石棺中的阴邪气息相比先前更为猛烈的急速向上升起,飞快的融合进他身周的黑色护体气罩之内,使得那黑气护体气罩越来越浓并且逐渐增大,片刻间暴增到直径十丈有余。

    “甘兄且慢动手!”

    眼看甘心绝攻势就将发出,这时廖长春轻喝一声,手中拂尘断然一挥,定身而立却无立即进攻之意。

    “噢?廖兄此意为何?”甘心绝脚步一停,警惕的望向廖长春。

    看了看数十丈外虚空中被黑气包围如同深渊恶魔的周天,廖长春而是突然手中拂尘快速挥动,顿时幻瘴四起,刹那间形成一个幻阵,将他自己和穆衡,舒蕾,甘心绝全部都围在了其中。

    见廖长春布置阵法的手法和速度,穆衡心中不由一赞:没料到此人还是一个阵法高手,此人布阵的手法和速度,若与我相比,真是要让我汗颜了!进入古墓时被破解掉的幻阵,看来就是这廖长春干得了。”

    廖长春所布置的阵法名为“无相绝音阵”,是一种颇为高深的幻阵,此阵主要作用是用于隐藏躲避、防止外人窥视偷听,但并无攻击之效,所以阵法一出,穆衡心中已经知道廖长春的心意,他布此阵是防周天,对穆衡等人却是无害。

    见廖长春的突然举动,舒蕾嫣然一笑,与穆衡并肩而立,雪白娇嫩的脸面上并未露出半点惊慌愕然之色,那甘心绝却是脸色一变,双目厉光一闪,手中灵剑一抖,怒道:“廖长春,你这是何意?”

    甘心绝手中飞剑紧握,立刻对廖长春敌意大起,可见他不懂阵法,没有看出廖长春所布幻阵的效用;而舒蕾表情平淡无波,可见她也能看懂廖长春布置的阵法!由此可见,甘心绝这个结丹期高手,在阵法方面,还不如晚辈舒蕾有见识。

    见了甘心绝的神情,廖长春微微一笑:“甘兄请勿担忧,此阵并无攻击之效,只是为了防止周天耳目而已。”

    “哦,你有何见解?”甘心绝冷声说道,手握灵剑,警惕之心仍然丝毫不减。

    甘心绝的不信任是理所当然,廖长春故意大声道:“甘兄,虽然眼下这些从石棺之内升起的阴邪气息化为的黑色劲芒奈何我们不得,但被周天召回后形成了强大的护体罡气,要想攻击周天,就必须要手持大香柱先行驱散这些黑色劲芒,那周天身下石棺内的阴邪气息缓缓不断飘升出来,无穷无尽,可我们只有一只香柱,并且此物脆弱,若遭遇强力冲击,很可能会碎散,这样的话,你我二人大半心力都要用在使用和保护大香柱之上了,如此一来心神力量分散,只怕未必胜得过周天,若一不小心,大香柱有所损失,石棺中飘升而起的阴邪之气瞬间又形成攻势,那后果更是不堪设想……”

    顿了顿,廖长春又道:“所以若想要除掉周天,依老夫看还是须得先行破坏他身下的那口石棺为好。”廖长春故意高声言语,其意是证明他所布置的阵法确实只是为了掩蔽周天的耳目,让甘心绝放心。

    几人站在幻阵里大声说话,不远处的周天毫无回应,甘心绝此时已经完全相信廖长春布置幻阵只是为了防止周天,愣了一愣,双目一转,也似心有所悟:“恩,不错,刚刚是我有些着急了。周天自身实力也是极为强悍,我二人贸然进攻,恶斗周天的同时又要顾及着小子手中的大香柱,如此一来,不但分了心神还有些束手束脚,必然难以发出置周天于万死之地的攻击。”

    “甘兄所言极是,所以要杀周天,还是先破坏他身下的石棺为上上之策。”廖长春微微一笑。

    这廖长春心思缜密,不急攻进切而是先对形势分析,果然不愧是修真界的老狐狸。嘿嘿,只不过他两人完全没把我当成那么回事,心中从未想过我是否能够起到帮助的作用!听了廖长春和甘心绝的对话,萧宇心中暗暗冷笑,二人越是轻视自己,这样反而更好。

    这时廖长春又道:“因为周天身下的石棺连接着化魂之潭,在周天的施法下无数化魂魔气转化为了阴邪气息才能源源不断的从馆口飘出,如此说明此棺并非一口真正的棺材,而是空有其形状,其实则是一个内藏通道的地穴。

    甘心绝嘿嘿一笑,为了表明自己的思维并不比廖长春慢,也还是很聪明的,连忙大声道:“恩,这一点自不用说,老夫早就猜出来了。”

    一谈到此,廖长春脸上的笑意忽然浮起一抹阴气,望了望穆衡,笑道:“大香柱所散发的香烟能够保护三四丈大的一个圈子,而周天身下的无盖石棺正是长有三丈,呵呵,一支大香柱,正好可以封住整个石棺馆口,只要棺内的阴邪之气必定纷纷向后压缩,当石棺中无法再升起阴邪之气时,就可立刻毁掉石棺,然后填平洞穴。哈哈,那时候我与甘兄就可毫无顾忌的展开手脚的来对付周天了……”

    眼下人手紧缺,这老狐狸,终于还是想到利用我了!廖长春的话一说完,穆衡心中一冷笑!

    果然,这时廖长春望着穆衡怪笑道:“小子,你且先把香柱交到那丫头手里,我与甘兄掩护你,这项破坏石棺的任务,就由你来完成吧。”

    距离周天靠的越近,危险就越大,廖长春之言一出,舒蕾当先娇艳变色,秀眉含怒,但知道争辩无用,双目只有像穆衡望去。

    不过穆衡此刻却并非舒蕾那样想,眼下的周天,是必须要灭掉的,周天不死,四人之行一切变得没有意义,而廖长春的办法,确实不错。眼下最大的威胁是周天,穆衡冒险上前,二人绝不会坑害穆衡,反而会尽全力掩护穆衡。

    诛杀周天,本就是穆衡的一个目标,心中主意已定,穆衡装作一脸毫无所知,只是担忧的道:“前辈吩咐,晚辈自然不敢不遵从,只是我实力低微,就怕还没有接近那石棺所处的位置,就被那周天给轰的魂飞魄散了。”

    甘心绝大笑道:“好个没出息的小子,有老夫与廖兄二人缠住周天,他哪有向你发起攻击的机会。嘿嘿,你尽管放大了胆子去就是,老夫保你安全无忧。”

    廖长春也向穆衡假惺惺的笑道:“我们现在身处老夫所布置的幻阵中,刚刚我们所说的话,周天一字也不能听到,所以他也没有事先的防范,此刻老夫撤掉幻阵,然后与甘兄向周天发起突然的攻击,周天的注意力必然会全部被我与甘兄引走,你趁此机会紧随而上,去毁掉那石棺,一定可以成功。”

    甘心绝和廖长春都是为了避毒珠而来,若除掉了周天,一颗避毒珠不能二人同分,二人必然会立时传友为敌,那样的局面正是自己所需要的,这个忙,正是自己心中的步骤,不得不帮啊!心中一动,穆衡心里的主意也以打定,决定和二人合作,装作毫无主见的道:“晚辈只按照两位前辈的吩咐行事,两位前辈想得如此周到,那晚辈遵命就是。”

    直道穆衡被利用还毫不知情,廖长春心中暗笑穆衡白痴,脸上却一片和蔼,抚须微笑道:“小兄弟能如此配合,甚好,甚好!以后老夫定当小兄弟为朋友,十分关照你的。”

    哼,朋友?只怕在你心中,没有打算过让我这个朋友活着离开此地吧?穆衡心中一阵冷笑。

    望着穆衡,这时甘心绝怪又笑道:“我与廖兄者向周天发起进攻之时,你若不快速到达石棺的所在之地毁掉石棺,那老夫绝不饶你。嘿嘿,老夫心狠手辣的手段你可是亲友见过的……”

    “前辈放心就是,我决不敢欺瞒前辈。”穆衡全身一颤,栗栗危惧的道,与此同时,又装作一脸傻b的望向舒蕾,把手中的邪冥之香交到了舒蕾手里。

    “你可要当心了。”

    接过邪冥之香,舒蕾轻声说道,穆衡越是伪装隐藏,舒蕾反而知道他心中越有算计,所以担忧之心大减。

    穆衡满脸憨厚的嘿嘿一笑:“师妹放心就是,有两位前辈在前保护,我自然是安全无比。”

    “小兄弟,我与甘兄动身之际,你也就立刻动身。姑娘,你切记要紧紧跟在我们身后,否则,嘿嘿,你的小情郎就要没命了。”

    见穆衡的神色,料定穆衡不敢不从,廖长春心中暗笑穆衡愚笨,神情却是一严,手中拂尘挥动,围绕着四人的幻障之气顿时消散,与此同时,廖长春和甘心绝同时高声大喝,二人均是全身气息暴涨,形成一叠一叠的强大气浪,猛烈的向周天压去。

    因为有身后的舒蕾拿着邪冥之香,廖长春和甘心绝身子向前冲出之时,那一层层阻挡在前面的黑色劲芒纷纷不受周天控制的四散飘开。

    看见幻阵消散,廖长春和甘心绝忽然发起攻击,周天狞笑一声:“龟缩在幻阵中商量了这么久,原来就商量出这样一个与先前丝毫不变的对策。”双手同时一伸,两道强猛的罡气激射而出,各划出一个弧月,同时绕过二人,一起打响廖长春和甘心绝身后的舒蕾,从廖长春布置幻阵一刻开始,周天就目不转睛的盯着幻阵所在的位置,做好了随时应付突变的准备,只可惜他一句话也听不到,但此刻他还是丝毫没有慌乱之态。

    “周天好狡猾!”

    廖长春和甘心绝心中同时暗叫,舒蕾实力低微,挡不住周天的攻击,她手中香柱更是禁受不住罡气劲风的冲袭,二人连忙收回大半功力护在舒蕾身前,形成一堵坚厚的罡墙,挡住了周天的攻击。

    廖长春和甘心绝的功力一回防,围绕周天身子四周原本飞散的黑色劲芒在石棺里不断飘升的气息补充下,又变得浓厚结实,但因为邪冥之香的存在,靠近几人四周的黑色劲芒都纷纷散开,使得周天身周的气体护罩出现一个极大的缺口,看起来像是被咬了一口的苹果一样。

    周天早看出廖长春和甘心绝全依仗那奇怪的大香柱驱散黑色劲芒,“嗬嗬嗬”暴喝声中双拳不断凌空击打,尖锐刺耳的“嗖嗖”声中,一道道强猛的罡气劲芒不断射出,并不面对廖长春和甘心绝二人,均是向二人身后的舒蕾打去。

    此时周天发出的拳力完全是他自身灵气凝聚而成,并没有借助石棺中升起的阴邪气息。

    见此一幕,穆衡心中一紧,但他却也不慌,廖长春和甘心绝绝不会让舒蕾出现意外,因为邪冥之香在舒蕾手里。

    害怕邪冥之香被强大的劲风冲碎,廖长春和甘心绝不敢大意,一边保护舒蕾,一边抗着周天的攻击,强行缓缓逼近,给穆衡创造时间和机会。

    见敌人在向前逼近,周天顿时感觉到了极大的威胁,不敢有丝毫大意,气势磅礴的拳形罡气劲芒如大江扑下,不断不绝。但在黑色劲芒失去效用的情况下,他自身一人的实力,无法抵御住廖长春和甘心绝的强行逼近。

    片刻之后,廖长春和甘心绝距离周天只有几丈的距离,这时候,散发弱小气息的穆衡从廖长春和甘心绝两人身后闪出,向周天的方向快速奔去……www.7biquge.com笔趣阁 [记住我们:www.fhzww.net  烽火中文网  手机版 m.7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