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网,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崛起1639 > 章节目录 第二一六章 有所猜测

第二一六章 有所猜测

[烽火中文网wap站:m.7biquge.net]    (谢谢好友frb9898的月票~~)

    卞玉京与寇白门在前面走,带着的丫鬟跟在后面,因朱国能的事,颇为扫兴,均是默不作声。

    寇白门的丫鬟叫春香,似是想到了什么,追上两步,小声道:“姑娘,我总感觉那个绍经理是无事献殷勤,他该不会是打起了姑娘的主意吧?”

    “不可能!”

    寇白门猛打了个哆嗦。

    卞玉京蹙着眉,摇摇头道:“那绍经理把自己的姿态放的很低,有点象是巴结讨好,我觉得也不大可能,如果他真对阿媚动心的话,不该是这个态度。”

    卞玉京的丫鬟秋月猜测:“绍时信是李公子的人,难道……他想把寇姑娘献给李公子?作为晋身之阶,被李公子赏识重用。”

    “你这小蹄子嘴痒了是不是?胡说什么?”

    卞京回头不满道。

    秋月委屈的嘀咕道:“小婢就是猜猜嘛,前一阵子,南京风闻,北京的田娘娘快不行了,田国舅害怕失宠,打算派人来南京寻个漂亮的姑娘献给皇上,他们这些男人呀,为了功名利禄,什么事做不出来?那邵时信是个机灵人,把主意打到寇姑娘的身上也不奇怪。”

    寇白门的心肝砰砰直跳,从邵时信的殷勤来看,好象是有这方面的意图,她的心头,有了种难言的羞辱,她倾慕李信是不假,但是绝不想被人当作玩物献给李信,顿时哼道:“那是他一厢情愿,我虽然是娼门出身,却绝不会任由自己被献来献去!”

    卞玉京劝道:“好啦,别苦着脸了,那姓绍的到底想怎么样,也只是猜测,更何况真给李公子做妾有什么不好,听说李公子洁身自好,只有一妻一妾,红娘子就不提了,他那个妾是李自成的老婆,都三十了,他图什么?如果别人象他这样年纪青青,身居高位,要什么样的女子没有,阿媚,你若是跟了李公子呀,那可是你的福份呢。”

    “你怎么不去跟他?”

    寇白门不愤道。

    卞玉京嘻嘻一笑:“我一直在考虑呢,哎呀,不行了不行了,我害相思病了,等李公子回来,我就托封书信给他,告诉他……”

    “告诉他什么?”

    寇白门有些紧张的问道。

    “保密,走吧,咱们早点回家!”

    卞玉京拉起寇白门,加快了脚步。

    寇白门暗自气结,狠狠瞪了眼过去。

    ……

    店内,邵时信却给几个洋人缠的烦不胜烦。

    洋人自称来自于英格兰,是海外贸易商人,看中了玻璃器皿的制造工艺,愿意拿金币购买。

    邵时信头疼,这几个洋人三男两女,男的浑身是毛,身体粗壮,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年龄最大的约四十来岁,其余两个二十多,两女看样子是母女,母亲体型臃肿,脸面长满了黄褐色的斑块,胳膊上满是肌肉。

    女儿二十上下,一头大波浪金发,蓝色的眼珠子让人糁的心里发慌,身材火爆异常,胸前坦露出一大块,两个半球白的耀眼,一点都不在意别人投来的异样目光。

    ‘野蛮人!’

    邵时信暗道一声,便痛苦的,配合着手势道:“不卖!”

    在之前的交流中,他发现惜字如金反而有利于交流,说的越多,越难以理解,因此圆滑如他,也不得不有棱有角。

    “为什么?多少金币,你说!”

    中年女人用蹩脚的中文道。

    邵时信感觉没法用简单的语言表达出自己的意思,于是拿来一锭银子,给这五人看了看,推去一边后,才道:“明白?”

    “不要钱?”

    年轻的女孩子现出了惊喜之色,很艰难的说道。

    邵时信愣住了,他的原意是琉璃的配方不是用钱能买到的,却被理解为了不要钱,不过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纠正对方的认知,正焦急的时候,中年男子道:“你需要什么?价格好谈。”

    总算遇见了明白人啊!

    邵时信又花了好大的功夫,才让洋人理解,配方不是他说了算,是总司令李信创造出来的,中年男人又表达了代为引见李信的意思,邵时信推托说总司令在外作战,暂时见不到。

    洋人现出了失望之色,说了等李信回来一定要代为引见,就离开了店铺。

    当时的大明,洋人比大清还少见,面对满街的异样目光,这五人毫不在乎,尤其是女孩子,发现很多男人都在偷偷打量她的胸脯之后,还傲然挺了挺,才道:“父亲,净化玻璃的方法我们一定要得到,意大利人弄的玻璃是紫色的,卖那么高的价钱,藏的象个宝一样,如果我们得到了配方,我们家就发财啦,再也不用做海盗了!”

    “是啊,海盗不好当啊!”

    母亲叹了口气:“国王陛下鼓励英国人民组建舰队,抢劫西班牙人的财产,我们开始做了几票,还算顺利,但是都怨我,海上抢了也就抢了,居然出主意去南美洲抢劫西班牙人的殖民地,你父亲又喝酒误事,被西班牙人发现,横穿整个太平洋一路追来,噢,我的上帝,不就是抢了些黄金么,至于么?”

    “法克!”

    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愤恨道:“我们十来条战舰,被追的只剩下一条,还好来了明国,西班牙人不敢放肆,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们一定要搞到制造琉璃的配方,我们有钱了,可以重新造战舰,招蓦人手,向西班人复仇!”

    女孩子道:“听说明国的官架子特别大,象我们这样的人不一定能见到呢,先别想那么美好,还是等李司令回来再说吧!”

    “该死的西班牙佬!”

    那青年狠狠的空击一拳!

    ……

    不知不觉中,三天过去了,琉璃不出所料,卖断了货,门窗的预订也有近千户,可是战争还没结束,东海的琉璃没法运来南京,很多顾客就咒骂候恂和孙传庭,说他们暗中勾结鞑子,给祖宗蒙羞,不得好死。

    还有人骂他们是无义之辈,不识好歹,将来必遭报应。

    为此,理报开始为候恂和孙传庭歌功颂德,把以往的光辉历史吹了又吹,可惜的是,候恂当了一辈子官,除了提拨左良玉,没有任何可圈可点的政绩,再严格算起来,惨死于左良玉手中的冤魂,恐怕候恂也脱不了关系。

    孙传庭也不是好货色,打了一辈子仗,剿灭流寇无数,但他的粮饷从何而来?

    与李自成一样,都是抢老百姓,不过李自成抢了老百姓,好歹把人带着,给一口饭吃,孙传庭则是劫了财还要杀人,人头可以冒功。

    李信取消以人头计功的方法,除了火枪时代没法清点人头,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杜绝杀良冒功!

    因此说来说去,都是老三样,没有一丁点的新意,但让人意外的是,明报并没有与理报唱反调,好象忽视了候恂与孙传庭。

    扬州城下,战斗已经打了三天,明军没有任何进展,丢下了千余具尸体。

    没错,打了三天,明军只战死千余人,史可法和红娘子也无奈的很,明军的攻势软绵绵,敷衍的成分居多,而荡寇军的兵力有限,堪堪守城,无力出击,导致了眼下的局面。

    这实际上是孙传庭一手造成的,他既要让候恂吃败仗,又不能让兵力损失太多,巧妙的走着钢丝,好在他带兵打仗十余年,经验丰富,倒不怕玩出火来。

    天色渐渐黑了,孙传庭望着夕阳下的扬州城头,叹了口气:“大真兄,激战三日,未能克敌,军心已经浮动,不如趁夜退回南京罢。”

    候恂迟疑道:“无功而返,不好交待啊!”

    孙传庭沉声道:“有兵总能卷土重来,李信狂妄自大,与东虏作战,若我所料不差,最好的结果也是两败俱伤,甚至还有可能大败而还,故不如待得北边传来消息,再作打算也不为迟。”

    “也罢!”

    候恂想想也是,如果李信吃了败仗,扬州必然人心浮动,再来打,当能起到事半功倍之效!www.7biquge.net笔趣阁 [记住我们:www.fhxsw.net  烽火中文网  手机版 m.7biqu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