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网,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崛起1639 > 章节目录 第一五六章 行款之议

第一五六章 行款之议

[烽火中文网wap站:m.7biquge.net]    第二天,崇祯在文华殿召见陈新甲和傅宗龙,二人磕头之后,崇祯仔细打量向了傅宗龙,虽然两鬓和胡须白了许多,但精神还很健旺,于是道“朕前者因你有罪,将你下狱,以示薄惩,今国家多故,将你放出,任陕西、三边总督,这是朕的特恩,你应该知道感激,好生出力剿贼,以补前愆,功成之日,朕不吝重赏。”

    傅宗龙含着热泪说“风霜雨露,莫非皇恩,臣到军中,誓必鼓励将士,剿灭闯贼,上慰宸衷,下安百姓,甘愿粉身碎骨,不负皇上知遇之恩”

    崇祯欣慰说“很好,你到西安之后,估量何时可以带兵入豫,剿灭闯贼”

    傅宗龙不确定道“俟臣到西安,斟酌实情,条奏方略。”

    崇祯眉头皱了皱,不满道“如今是四月上旬,朕望你驰赴西安,稍事料理,限于两个月之内率兵入豫,与保督杨文岳合力剿闯,切勿在关中逗留过久,贻误戎机。”

    傅宗龙暗暗叫苦,他也是带过兵的,深知两个月之内决难出兵,却怕崇祯震怒,将他重新下狱,只得放胆道“恐怕士卒也得操练后方好作战。”

    崇祯厉声道“陕西有现成兵马,各镇兵马,难道平时就不操练么你不要等李自成在河南站稳脚跟,方才出兵”

    傅宗龙是知兵的,深知各镇练兵多是有名无实,缺额严重,只是崇祯已现出了不耐之色,不好辩解,只能跪地低着头不说话。

    崇祯以为傅宗龙已被说服,语气稍有和缓,便道“汝系知兵大臣,朕所素知,目前东虏围困锦州日久,朕不得不将重兵派出关外,是否能早日解锦州之危,尚不得知,河南、湖广、山东、南直隶的局势都很不好,尤以河南、湖广与南直隶为甚,连失名城,亲藩殉国,卿有何善策,为朕纾忧”

    傅宗龙叩头说“微臣在狱中也常常为国家深忧,虽有愚见,却不敢说。”

    崇祯道“苟利于国,不妨对朕直说。”

    傅宗龙道“目前内剿流贼,外御强虏,两面用兵,实非国家之福,朝中文臣多逞空言高论,不务实效,致有今日内外交困局面,如此下去,再过数年,局势将不堪设想,今日不是无策,惟无人敢对陛下言说。”

    崇祯心中一动,大概猜到了傅宗龙想说什么,连忙说“卿只管说出,勿庸避讳。”

    傅宗龙又道“陛下为千古英主,请鉴臣一腔愚忠,臣方敢说出来救国愚见。”

    崇祯挥了挥手“卿今日已出狱任事,便是朕股肱大臣,倘有善策,朕当虚怀以听,倘若说错,朕亦决不罪汝。”

    傅宗龙又叩了头,低声说“以臣愚见,对东虏倘能暂时议抚,抚为上策,只有东事稍缓,方可集国家之兵力财力痛剿流贼。”

    崇祯不置可否,仿佛这意见不合他的心意,因陈新甲是议和派,他怀疑是陈新甲暗嘱傅宗龙作此建议,不由向陈新甲望了一眼。沉默片刻,问道“你怎么说对东虏抚为上策不妨详陈所见,由朕斟酌。”

    傅宗龙道“十余年来,内外用兵,国家精疲力竭,苦于支撑,几乎成为不治之症,目今欲同时安内攘外,纵然有诸葛孔明之智,怕也无从措手,故以微臣愚昧之见,不如赶快从关外抽出手来,全力剿贼,俟中原大局戡定,再向东虏大张挞伐不迟。”

    崇祯道“朕已命洪承畴率大军出关,驰援锦州,目前对东虏行款,示弱于敌,殊非朕衷,你出去后,议抚二字休对人提起。下去吧”

    傅宗龙叩头退出,崇祯向陈新甲问道“傅宗龙也建议对东虏以暂抚为上策,他事前同卿商量过么”

    陈新甲叩头道“傅宗龙今日才从狱中蒙恩释放,臣并未同他谈及关外之事。”

    崇祯点点头道“可见凡略明军事者均知两面作战,内外交困,非国家长久之计,目前应趁内事稍歇,催促洪承畴率大军火速出关,驰救锦州,不挫东虏锐气,如何言抚必须催承畴速解锦州之围”

    陈新甲道“陛下所见极是,倘能使锦州解围,纵然行款,话也好说,臣所虑者,迁延日久,劳师糜饷,锦州不能解围,反受挫折,行款更不容易,况国家人力物力有限,今后朝廷再想向关外调集那么多人马,那么多粮饷,不可得矣。”

    崇祯叹了口气“朕也是颇为此忧,眼下料理关外军事,比豫、楚,两淮还要紧迫。”

    “皇上,确是十分紧迫,不过连同宁远吴三桂在内的八个总兵官率领的十三万人马已经出关,洪承畴也驻足关门,一矣部署好关门防御,就向围困锦州之敌进逼。”

    陈新甲附合。

    崇祯想了想,便道“对闯、献如何进剿,卿下去与博宗龙仔细商议,务必要他今夜出京,而对扬州李信,须催促孙传庭与史可法,朕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遵旨”

    陈新甲叩头退下。

    崇祯孤零零的坐在文华殿内,想着关内关外战局的靡烂,竟全无把握,再想着李信扼漕运咽喉,更是心里说不出的慌乱,不禁再叹了口气。

    “难难这大局唉,洪承畴,洪承畴,你可莫要让朕失望啊”

    四月上旬,正是春荒最为严重的时候,尤以李自成受影响最大,虽然破洛阳抄了全城富户的家,得到了大批金银财宝和粮食,但人马日众,还得放赈灾民,粮食消耗很快。

    而中原普遍灾荒严重,金银又不能变现为粮食,驻地附近数县的老百姓已经把地里的豌豆荚吃光了,稍嫩的豌豆秧也吃了,只能靠山中野菜过活,吃光了榆钱、芦根和野藤的紫花,再吃各种能下咽的树叶和嫩草,有人剥吃榆树皮,有人出外逃荒,老弱病残纷纷倒毙路边。

    看着那惨象,健妇营的女兵们漫山遍野的搜找尸体,将之一一掩埋,慧梅莫名想到了淮扬之行,第一次是高邮,第二次是扬州,留给她深刻印象的不仅仅是富庶,还有安宁,两座城虽然由李信先后攻下,却没有留下战火肆虐的痕迹,她不由与李自成作起了对比。

    明明攻下了洛阳,却如蝗虫般洗劫一番,就席卷向了另一个目标,以前李自成尚能以洛阳乃四战之地,难以据守为由解释攻打开封的必要性,但慧梅的淮扬之行开拓了眼界,见过了世面,她已经不信了。

    李信能以弱势之兵踞守扬州,为何李自成拥兵十余万却守不住洛阳

    思来想去,她想到了一个最不愿对面的答案流寇作风,这也是李信不止一次对李自成的评价,否则没办法解释李自成起兵十来年了还四处流窜的现实。

    要知道,革左五营好歹还占据英霍山区作为根据地,而李自成手下的人马散而复聚,聚而复散,死了一批又一批,这十来年间,中原陕西的靡乱固然有天灾不断,官府横征暴敛的因素在里面,但李自成的流窜也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慧梅越来越觉得,李信那割据南阳,养精蓄锐的建议无比正确,可是从目前来看,李自成攻打南阳的目地并不是为了占据,而是洗劫一番,补充军需,为第二次攻打开封做准备。

    “慧梅,怎么了”

    张鼐见着慧梅的脸色不大好,关心的问道。

    慧梅幽幽叹了口气“我想慧英了。”

    因李信没有蛮横的强留慧英,而是用火药配方给高一功下了台阶,张鼐对李信已经没有芥蒂了,这时笑道“想必慧英正在为李公子训练健妇营吧,只是可惜了双喜。”

    “强扭的瓜不甜,慧英心里没有双喜,两个人相处的越久,只会越痛苦”

    慧英摇了摇头,突然问道“张鼐,李公子总说我们身上有大事发生,还一再提醒你去找他,甚至最后让我们留下不要回去了,免得横祸缠身,一次两次,我能当他是危言耸听,可他每次都这么说,再看他的为人,也不象是那种胡言乱语的人,偏偏他又不肯多说,哎呀,我每次想到,心里面就毛毛的。”

    张鼐沉吟片刻,才道“可能是想我们为他效力,才故意吓唬我们吧”

    慧梅不确定道“李公子应该不是那样的人,你快想想,到底问题出在哪儿”

    张鼐挠着后脑壳,豁达的笑道“想那么多做甚,等攻下了开封,我们就成亲,你再给我生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谁也分不开我们。”

    “尽做美梦”

    慧梅俏面一红,横了眼张鼐,其实她也不认为会有什么重大变故发生,毕竟跟了李闯十来年什么风浪没见过,只是出于女性的直觉才有所不安,她实在想不出会有什么变故,除非李自成强纳自己为妾,这可能么

    就算自己不要脸,李自成还要脸呢

    想不通,她的心也放宽了下来。www.7biquge.net笔趣阁 [记住我们:www.fhxsw.net  烽火中文网  手机版 m.7biqu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