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网,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崛起1639 > 章节目录 第五十八章 勉强出钱

第五十八章 勉强出钱

[烽火中文网wap站:m.7biquge.net]    一听说要拿钱,城上的各路官员都现出了为难之色,讲真,天生吝啬的人是极少的,很多人如果有钱,并不在乎大手大脚的花钱,可是平白无故的把钱拿去给别人,凭什么?

    赵九祯一看就急了,恨铁不成钢的怒道:“都火烧眉毛,各位还舍不得家业,难道真要贼子破了城,我等身首异处,大好家产白白便宜了别人才甘心?各位,本州就给大家派个数,我拿三百两,你们合出七百两,好歹给守城的将士一人一两银子!”

    众人还在犹豫,军卒又开始不满的叫嚷着,说什么连一两银子都舍不得给,咱们凭什么卖命?散了,散了,开门迎流贼入城。

    还有人说流贼要杀的是你们这些官老爷,和咱们无关,说不定还要拉咱们入伙呢。

    赵九祯是个清官,就任高邮以来,兢兢业业,不敢怠慢,操心于地方民政,极少收受贿赂,他自认将来离任之后,必将在方志上流下千古美名,却是没料到,高邮卫竟然烂到了这个地步,军卒不给钱不打仗,这是历朝历代都未有过,但更没想到的是,城头的十几名官员,哪个身家不比自己丰厚,可平均摊下来,每人几十两银子都不肯掏!

    他一一看着众人,目中满是失望,但是他哪怕身为知州,也没权强令下属出钱,好在这时,有人嚷道:“流寇的船渡过来了,好象船上装着火炮。”

    晨雾略微散了些,众人纷纷趴上城跺向外看,果然,有几条船正从运河对岸驶来,船首那黑漆漆的大家伙,不正是火炮么?

    赵九祯大呼道:“各位,流贼就要攻城了,难道真要与高邮同归于尽?本州是流官,家不在此,纵使城破身死,不过一命而己,而各位的家就在高邮,也罢,既然都不肯出钱,那就等死好了,本州死一人,尔等死全家!”

    或许是这话起了作用,想想也是,他赵九祯五十多了,死了也不亏,而一俟城破,自己全家都要搭上,亏大了,心里也有了些害怕。

    “既是老刺史号召,那本镇就出……五十两!”

    卫指挥使袁怀山猛一咬牙,伸出了五根手指。

    “我官小职卑,出三十两!”

    “我也出三十两!”

    革命军的火炮都要上岸了,又有卫指挥使响应,众人纷纷你三十,我五十的出钱,看的赵九祯直冷笑,好不容易凑足了千两,各人命随从回家,速把银子拿来,袁怀山又道:“老刺史,城头就这千余兵力,真要战起来,怕是人手不足,不如再从城里征召些人来助守?”

    赵九祯为难道:“江淮人性情绵软,两百年未遇兵灾,怎肯上城助守?”

    袁怀山道:“城里不是有别处窜来的灾民么,平时倚着屋檐挡风遮雨,再有好心人接济,受我高邮恩惠,如今有了难,哪容得他推托不来?”

    “嗯~~也罢,此事由你去办。”

    赵九祯想想也是,点了点头。

    袁怀山立刻叫人下城去搜集难民,别看让满城士卒与革命军作战一个个怨气冲天,但是征难民上城,却无人推托,百来人蜂涌而去。

    ……

    孟城驿,摆渡还在继续,李信让那些下来的人暂时进入驿站,免得打起来子弹不长眼,不过还是有人不放心财货,非得冒险留在外面,他也不管了。

    第一批渡过来的是佛郎机炮和虎蹲炮,炮营忙碌的做起了前期准备,而高桂英或许是首次得见江淮的山清水秀,好奇的打量着周围,又是心里记挂着李兰芝,不禁问道:“你不是先前潜伏了一批人进入高邮么,为何不与他们联络,作为内应夺取城门?”

    李信摇摇头道:“我们自成军以来,并未打过硬仗,高邮的城池不大,兵力薄弱,军心溃散,恰可练手,若是连高邮都打不下来,将来还怎么击破史可法和南京的反扑?”

    高桂英突然发现自己问了个非常蠢的问题,羞臊的粉面微红,把脑袋拧去了一边,那侧脸的线条,如雕塑般,那扎着头发的青巾中偶有几缕发丝漏下,贴着脸颊,凭添了几分俏丽,李信看的移不开了,暗道就这几日,一定要把高桂英给办了。

    高桂英也知道李信在看着自己,说来也怪,她对李信的种种孟浪行为已经不如最初那么排斥了,被看着虽然说不上窃喜,但心里还是有些自得的,毕竟作为一个年过三十的二婚妇人,还能吸引住李信这等人物,要说心里没点波澜根本不可能。

    而且这两个月来,她发现李信除了口头花花,还是颇为洁身自好,随行那么多无主的美人儿,也没见他偷了谁的腥,因此对李信的感官也于不知不觉中起了些改变。

    “总司令,有官军来了!”

    这时,火枪二团团长王强突然大叫道。

    高桂英连忙收束心神,摸了摸微烫的脸颊,向前看去,正北方向,一队官军,约有六七百人,沿着高邮城与运河之间的狭窄通道闹哄哄的奔来,武器以长矛大刀为主,偶有些火铳,没有火炮。

    高桂英不由冷笑一声:“乌合之众罢了。”

    李信点了点头,又注意到运送火炮的船只尚未离岸,于是吩咐道:“王强、张全,各遣一营人马,江志你再领一营弓箭手,乘船绕到官军背后包抄,务必断其退路,火枪手列队,火炮准备!”

    “得令!”

    众人纷纷施礼,各自忙碌起来,不片刻,船只再度离岸,稍微兜远了些,向着运河上游驶去。

    高邮城上,银子已经抬了上来,一筐筐白亮的银子亮人眼,赵九祯看了眼从城下穿过的近七百官员,担忧道:“这么点人手怕是不够,流贼又有枪炮,要不……叫战士们出城支援,一鼓作气,打垮流贼?”

    袁怀山现出了意动之色,事实上见着革命军的军容武器,他也发怵,委实没有太大的信心守城,至于弃城而逃,那真是开玩笑,他只是卫所指挥使,并不是在外征战的总兵。

    总兵吃了败仗,崇祯不仅不敢派缇骑逮捕,还要给钱给粮,好生安抚,正如左良玉、贺人龙之流,在外领军的总兵已经渐渐呈现出了尾大不掉的趋势。

    事实上总兵最喜欢这乱哄哄的世道,一俟天下太平,就凭着那一桩桩纵兵劫掠的罪行,少不得要被文官参上一本,捕回京城处死。

    而袁怀山没有这个资格,失城就是死,于是想着搏一把也好,向那些军卒望去。

    却有人嚷嚷道:“一两银子只是守城钱,想让咱们出城,每人再给十两!”www.7biquge.net笔趣阁 [记住我们:www.fhxsw.net  烽火中文网  手机版 m.7biqu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