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网,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崛起1639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诳取调令

第四十章 诳取调令

[烽火中文网wap站:m.7biquge.net]    福王怔怔看着王绍禹,心里很是不安,以李信的为人,真要扶持自己,也完全没必要再招来个王绍禹,要知道,王绍禹手下是有兵的,他就不怕自己与王绍禹暗中勾结,让他阴沟里翻了船?

    他相信以李信的精明,绝不会做这样的蠢事,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他想好好思考,当初身为三皇子的时候,他可是很精明的,万历喜欢他,他的母妃郑贵妃固然是个重要因素,其中也与他的乖巧灵敏分不开,可是多年的圈养让他脑子不灵光了,只想了想,就精力不济,昏昏欲睡,不由暗暗叹了口气,也头一回,对成祖生出了几分怨气。

    当年太祖爷分封诸王,都是有兵有权的,而成祖经靖难上位,首先便是削藩,把皇室当成猪圈养,诸王才一代不如一代。

    李信向王绍禹问道:“兵主爷手下有多少兵力?分为几镇?各驻何处?”

    王绍禹略一迟疑,便道:“本镇麾下足额六千,实有三千四百,有两个副总兵、四个参将、其中两个各领六百,分驻东西二门,另两个各领千人,分驻南北二门,剩下两百是本镇家丁,另还有游击将军,守备、把总等数十人。”

    李信沉吟道:“你人在王府,能不能调军过来?”

    王绍禹微愕,随即心头狂喜,原本被诳来福王府,他悔的肠子都青了,可这不能怪他,谁能想到福王会被挟持呢,却让他没想到的是,李信居然让他调兵进王府,这不是千载难逢的良机么?有兵在,就能翻盘!

    于是道:“按大明律,非王府诸卫不得入王府,不过遇上紧急情况,可由本镇,王爷与道台联合下令,调兵入王府护卫王爷安全。”

    李信问道:“腰牌在么?”

    腰牌最初出现于隋唐,朝廷以具有动物标识的鱼符、虎符、龟符、龙符、兔符等标牌赐给大臣,作为身份标识,宋代开始,又出现了牙牌,反映品级高低,刻有官员的姓名、官职等关键信息,作为一种特殊的身份凭证,凭着腰牌,就可以调动军队。

    “在的!”

    王绍禹取出了腰牌,又看向了分巡道王胤昌,暗暗打着眼色。

    王胤昌也是暗喜,他也是官场老油子,想法与王绍禹是一样,有兵在,就有底气,于是把腰牌取了出来。

    李信淡淡道:“分别给四个参将写四份调兵手令。”

    王绍禹有些失望,其实李信的意思不难猜,把兵力分批分次的调过来易于控制,可是朝庭的兵权有那么好夺么,这小子恐怕想的太简单了。

    他觉得如拒绝的话,多半会吃皮肉之苦,恐怕自己未必有那么坚强,而且李信欲夺兵权,那些参将游击怎会平白的从贼?必然会反抗,从李信打算分批分次调兵来看,他的兵力不会多,哪怕自己的麾下只来了其中一部六百人,想来抵挡一时半刻不成问题,而洛阳就这么点大,足以支撑到援军赶来。

    想到这,王绍禹暗道成败在此一举,点点头道:“本镇为你书写。”

    李信挥了挥手。

    有人奉上纸笔。

    王绍禹当堂写了四份军令,李信仔细看了一遍,毫无花假,便由王绍禹与福王分别盖了印章,然后道:“把腰牌交出来。”

    王绍禹与王胤昌相视一眼,各自解下腰牌递给了李信。

    李信掂了掂两块腰牌,这才笑道:“还请兵主爷与本司令走一遭。”

    “什么?”

    王绍禹面色剧变,这与他所想的完全不一样啊,他明白被李信骗了,李信根本就没有把守军调入王府的意思,而是要亲自去各营收编驻军。

    “啪!”

    何虎突然一记耳朵扇过去,大骂道:“你娘的,老实点,在总司令面少耍花招,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然爷爷把你腚眼打出血来!”

    王绍禹被一巴掌打懵了,羞耻与恐惧交加,却是不敢多说,生怕再吃皮肉之苦。

    李信赞许的看了眼何虎,便回头道:“红娘,这里交给你了,在我回来之前,不得放任何人出宫,高夫人跟我一起走。”

    “我?”

    高桂英讶道。

    李信淡淡道:‘你功夫好,保护我。”

    其实自昨晚钻过下水道之后,高桂英就对李信生出了阴影,总想着避开,可这是正当理由,而且她对李信的一系列手段也挺好奇的,因此只是哼了哼,并未多说。

    “绑上!”

    李信低呼了声。

    立刻几名亲卫上前,把王绍禹五花大绑,嘴里还塞了块布团,王绍禹也没挣扎,或许他本就是个软弱的人,在历史上李自成围城之时,士兵已经出现了哗变的苗头,他视而不见,反而贪了福王的两千两银子,抱着银子等死,李信难以理解王绍禹的心态。

    不过不管怎么说,一个软弱的人总是易于控制。

    不片刻,一行人押着王绍禹出了福安殿,殿内几人相互看了看,王胤昌痛心道:“王镇台怕是凶多吉少了,王爷,究竟是怎么回事,堂堂王府怎会被贼子摸了进来?”

    福王也不清楚啊,昨晚好好的,外府的护卫被杀的一干二净,自己钻下水道逃跑又被逮了回来,想到这,心里不由怨气丛生,哼道:“寡人还想问你们,怎会被贼人混入了城!”

    “哎”

    王胤昌、冯知府、卫推官与张知县面面相觑,最终化作一声长叹。

    而李信挟着王绍禹出了内宫,立刻点起一千兵马,向东门奔去,之所以带着王绍禹,是担心万一有变,可以把王绍禹推出来喊话。

    沿途民众见着一支杀气腾腾的军队,纷纷避让,约摸一刻之后,来到了位于东门的营地。

    “来者何人,速速止步!”

    有军卒疾呼。

    李信挥手止住全军,何虎大步向前,唤道:“本镇乃王府守备,奉福王、王道台与你家兵主爷之命,调兵前往王府,这是你家兵主爷的调令腰牌,还有王道台的腰牌。”

    “请稍等!”

    守军不敢怠慢,飞报驻于营中的一名副总兵。

    约摸半刻,一名肥胖的中年人晃着膀子出了营,虽然他意识到不大正常,但眼前的军卒,大多身着带有王府标志的兵甲,没披甲的,也穿着王府特制的号衣,王府的人,假不了。

    “调令腰牌何在?”

    副总兵问道。

    何虎把东西递了过去。

    这名副总兵一看,确实不假,便道:“请稍候,本镇立刻升帐调兵。”

    何虎挥了挥手:“事起紧急,我们随你进营,尽快点齐兵马!”说完,身后的兵卒一拥而上。

    副总兵想拦住,可是调令与腰牌俱全,何虎那远比常人高大的快头与满脸横脸也让他说不出阻止的话,只能看看队队护卫,跑步入营。www.7biquge.net笔趣阁 [记住我们:www.fhxsw.net  烽火中文网  手机版 m.7biqu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