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网,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少年的欲望 > 章节目录 【少年的欲望】(46)

【少年的欲望】(46)

[烽火中文网wap站:m.7biquge.net]    【少年的欲望】(46)与妈妈的夜晚作者:lvmvlv2018/12/01字数:10886(46)与妈妈的夜晚虽然是最后一天,不过还是赶上了,这种不稳定的日子什么时候能结束啊!

    星期三晚上再度占有了许越之后,好好的发泄了一把欲火的我心满意足的回到家里,痛痛快快的洗了一把澡,再把衣服洗干净,消灭完证据,我悠闲地在沙发上看电视,期间接到林美英的电话,被我煳弄过去了,火候还不到,到了明天才是开始的时候。

    大概接近十点钟的时候,楼梯道传来脚步声,接着传来开门的声音,我急忙起身,妈妈慢慢的走了进来,门半开着,妈妈站的稳稳的,但我看见妈妈扶着门内侧的那只手显得非常的用力,青筋依稀可见,另一只手对外面挥了挥,“麻烦你们了,回去吧。”

    “好的,柳局再见。”

    是钟叔叔和一个陌生的女声,咦?我心里微微一动。

    我从门里看去,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看起来有点紧张,微微低着头和妈妈道别,从我的位置看不太清楚具体的长相,不过挺高的。

    这人是谁?我微微蹙起眉,董阿姨呢?董阿姨是妈妈的心腹,妈妈喝完酒历来都是董阿姨送她回来的,不过让我放心的是,钟叔叔依然跟着,钟叔叔其实来自外公那里,说句实话,比董阿姨更值得信任。

    眼见两人离开,门关上,一直稳稳站立的妈妈忽然软了下来,立足不稳,摇摇晃晃,我急忙从后面一把抱住妈妈,身高力壮的我毫不费力的把同样身材高挑的妈妈抱在怀里。

    虽然软玉温香在怀,可此刻我却是只有心疼,什么也不说,我先半搂半扶的把妈妈送到沙发上坐下,只要我在家必然常备的解酒茶送到妈妈手中,却发现妈妈都没法接住,我只好递到妈妈嘴边,另一只手扶着妈妈的头,妈妈慢慢张开嘴,嘴唇有点干燥,“咕嘟咕嘟”

    一杯茶下肚,妈妈似乎舒服了许多,长舒一口气,闭眼靠在沙发上。

    我赶忙又倒了一杯茶放在一边,自觉地起身站在妈妈身后,轻轻替妈妈按摩太阳穴,“今天怎么喝了这么多?”

    “酒场如战场,今天省里的那几位都来了。”

    妈妈说得简单,但常年跟在妈妈身边的马上明白过来,中国的官场文化精髓之一就是酒桌文化,大事都是在酒桌上定下的。

    “好一点没?”

    我手上不停,“你的事不是已经定了吗?”

    “舒服不少,”

    妈妈嘴角微微扯动了一下,“我的事虽然定了,可家里的还没全部定啊,既然享受了家族的力量,需要你回馈的时候你也得拼尽全力啊,一荣俱荣,一辱俱辱。”

    “哦,我明白了。”

    我点点头,“这么说来,大舅的事?”

    “嗯,”

    妈妈轻轻哼了声,“成了。”

    我不再说此事,虽然心里挺高兴的,我知道妈妈也是如此,不然不会如此卖力,只是有些事心里知道,哪怕最亲近的人也不能说的详细。

    我转过话题,“董阿姨怎么没送你?”

    妈妈笑了起来,“她啊,今天也喝多了。”

    我有点惊讶,看来今儿个真是拼命了啊,董阿姨的酒量比妈妈好多了,二斤白酒都没事,今天居然也倒下了。

    “怎么董阿姨居然也喝多了?”

    我确实有点惊奇。

    妈妈苦笑一声,“我们虽然谈妥了,这次联手,不过说起来是我们占了点便宜,对方认了这个小亏,但是要在酒桌上找回来。今天你董阿姨和另外一位省财政厅的女干部才是真正地酒中豪杰啊,喝酒跟喝水似的。”

    妈妈一向很少这么感慨,看来今儿个是被这两个女人的酒量震惊了一下,我点点头,有几个能喝酒的女人也是正常的嘛。

    忽然想起一事,“那个女的怎么回事?”

    妈妈收起笑容,“你董阿姨喝醉了,林叔叔虽然可以一个人送我,但是毕竟是男的不合适,在场的一位领导就临时找了一直等候在外的这个下属,也是有点关系的。”

    我顿时明白了,“你是半点也不肯露怯啊。”

    这个女人说不定就是奉命来看看妈妈的醉酒丑态的。

    “哼,”

    妈妈冷笑一声,“想看我的笑话,做梦。”

    妈妈的性格和习惯我了解,在非自己人面前那我一点点的轻轻替妈妈擦拭脸蛋,一边擦一边唠叨,“何苦这么要强,让外人见到你喝醉了站不稳又如何?下次正好可以少喝点嘛。”

    仔仔细细的擦拭了一遍,脸蛋、额头甚至包括耳后,都擦完了以后。

    我想了想,将妈妈的衣领扯开了一点,妈妈衬衣的第一个纽扣是开着的,小心翼翼的替妈妈把脖子也擦拭了一遍,妈妈也似乎感觉舒服了一点。

    这中间,我可以保证,虽然不小心看到了妈妈一点点的胸前风光,但我的手绝对半点也没碰到妈妈的胸,这点规矩我现在是非常熟练了。

    干净利落的替妈妈擦了把脸,我把毛巾丢到盆里,站起身看了一下,“嗯,干净多了,酒味也澹了一点。不过还是不好看,嘻嘻。”

    难得有吐槽妈妈的机会,我自然不会放过。

    接着我扶着妈妈靠在沙发上,双腿摆正,虽然只是碰了几下小腿,但黑丝美腿的触感仍然让我心中一荡。

    我压下心中欲念,又去卫生间打了盆热水放在妈妈脚边,刚才扶着妈妈进来,高跟鞋都没脱。

    在我转身离去打水的时候,妈妈的眼睛似乎动了动,但我回来的时候,妈妈依旧靠在那里,深深的沉睡着。

    我捉住妈妈纤细的脚踝,一把脱掉妈妈的高跟鞋,黑丝美脚迎面而来,微微吸了一口气,汗味混合着女人的肉香,但我并没有享受的意思,先把这只脚放在地毯上,然后又脱下另一只高跟鞋。

    接着就要脱掉妈妈的丝袜了,这可不是件容易活。

    妈妈的裙子正好遮住膝盖,我往上推了一些,盖住半个大腿,隐约可以看到妈妈性感的黑色小内裤,我撇撇嘴,妈妈的内衣最近越来越性感了,而且有一个小小的变化,以前妈妈洗完衣服都是她的晾在一起,我的晾在另外半边,可最近却变成我们两人的内衣放在一起,外衣则另外一起放在半边。

    我暂时没空管那些,需要分出点精力压制自己男性的本能,还好我刚刚在许越身上交出了存货,不然食髓知味的我真就要很辛苦了。

    有点粗暴的将手伸到妈妈的裙子里,从大腿处把妈妈的黑丝飞快的扒了下来。

    要是换了别的女人,我必然是慢慢一点点的褪下女人的黑丝,仔细把玩欣赏女人的美腿,妈妈的腿丰腴而有弹性,修长笔直,我都经常流口水,此刻我只想快点弄完,然后让妈妈去睡觉。

    还好妈妈穿的黑丝大概只到大腿一半的位置,估计回家后在沙发上这么一折腾,还有点向下翻卷,这使我可以相对容易的脱下妈妈的丝袜。

    我把妈妈的一只腿担在茶几上,然后拽住丝袜口向下用力,很快褪到脚踝处,然后一手扶着妈妈的小脚,另一只手用力,把一只丝袜脱了下来。

    如法炮制,很快脱下另外一只,这中间妈妈的裙底风光我可以一览无余,但我一眼也没看,只是低头专注于脱掉这双丝袜,所以也没看到妈妈的眼睛有一瞬间似乎微微的睁了一点。

    我此时心底只是在暗自庆幸,还好妈妈没穿连裤袜,不然我就真的傻眼没辙了,说来也怪,妈妈一直不怎么穿连裤袜,反倒是最近一段时间穿的次数多起来了。

    有一天妈妈回来在卫生间换衣服,门没关严,有一条缝,我惊鸿一瞥,脱掉外衣只穿着文胸和连裤袜的妈妈那曼妙的身姿让我难以忘怀,赤裸的玉背展露在眼前,从香肩蜿蜒往下,在腰身处束紧收拢,然后绕着翘起的臀部骤然放宽,勾勒出毫无瑕疵的完美弧线,光洁嫩滑的肌肤晶莹剔透,黑丝的发丝垂在背后,遮盖住了部分肌肤,让黑白交汇的美感更加的层次分明,黑色连裤袜将挺翘的丰臀和笔直修长的美腿包裹的严严实实,更添几分性感和神秘,而最神秘的地带被白色的性感蕾丝内裤覆盖,一条浅浅的白痕若隐若现,让人忍不住想要覆手而上,探索深处的诱人奥秘。

    如此美景,但我不仅不敢多看,甚至都不敢待在客厅,不然妈妈一会发现门没关好,而我就处在可以一览美景无余的位置,那乐子可就大了,所以我当即躲回了房间,但是那一眼的风情让我再难以忘怀,眼前时不时会闪过那一抹动人的倩影。

    还好我现在定力大增,压下心中纷乱,脱掉妈妈的丝袜,我把妈妈的双脚放入热水中,妈妈舒服的叹了口气,微微调整身子让自己睡得更舒服。

    我握着妈妈雪白玲珑的小脚,仔细的搓揉按捏着,没好气的数落妈妈,“您的躺在自己的床上,这么一番折腾,妈妈身上的衣服也略有一点凌乱。

    我看着仰面躺在床上的妈妈,伸手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哎呦哎,累死我了,您老人家也该减肥了。”

    其实妈妈一点也不胖,估计是我自己之前消耗了太多精力,有点发虚。

    眼见终于把妈妈送到床上,觉得大功告成的我正准备撤离,妈妈却在床上不舒服的扭动了几下身子,嘴里发出低低的呻吟,一只手抬起似乎想脱掉外套,但是毫无力气,试了几次都没成功,只是让外套从肩膀滑落,却凭添了几分魅惑之姿。

    看见妈妈如此,我愣了一下,一拍脑袋,“穿着外套睡觉多难受啊,得了,让我来吧。”

    坐回到床边,我把妈妈扶起,抬起妈妈的胳膊,已经被妈妈折腾的挂在手臂上的外套被我一把拽落半边,接着换一只手,脱掉了另外一只袖子。

    熟练的脱掉了妈妈的外套,随手扔到一边,又扶着妈妈躺下,“你看你这架势,和个需要照顾的小朋友有啥区别?”

    说着忽然起身站在床边弯腰解开了妈妈的裙子,制服包臀裙已经有几分褶皱,妈妈刚才扭来扭去的,更是让裙子凌乱。

    我动作迅速的解开了妈妈的裙子,同时微微抬起妈妈的双腿,向上勐一用力,妈妈下半身顿时微微悬空,我一下把妈妈的裙子拉到膝盖处,接着把腿放平,再向下一拉,三两下扯掉妈妈的裙子。

    顿时眼前呈现的是妈妈被黑色内裤包裹的性感迷人的神秘地带和笔直修长的美腿,但我毫无所觉,直接顺手扯过被子,“脱了衣服,盖上被子,别受凉了。”

    在我伸手解裙子的时候,妈妈的双手微微紧握,在我用被子替妈妈盖住的时候,双手又缓缓松开。

    因为一直是我和妈妈两个人生活,所以妈妈在家一向穿得随意,有时只穿内衣被我看到也无所谓,只是这两年我大了妈妈才注意一些,但也很随意,不然也不会经常让我替妈妈按摩了,主要是我一向非常的守规矩,没有一次岔子。

    这种事情习惯成自然,但只要我有一次露出不该有的念头被妈妈发现,那就是完全不一样的待遇了。

    所以我站起身看了眼妈妈,“送佛送到西,就替你把外衣都洗了吧,可怜我都变成小保姆了。”

    说着伸手解开衬衣的纽扣,一个个解开,不快不慢,妈妈毫无动静,只有均匀不变的呼吸声。但我啥也没做,只解了个纽扣,因为妈妈的高耸,衬衣自然向两边滑去,我依旧恍无所觉,扶起妈妈,坐到妈妈身后,手拂过妈妈的香肩,将衬衣向后一拉,露出半个光洁赤裸的美背,我的胳膊抵着妈妈的美背,肌肤相交,我的心中微微一荡,但我手上的动作不停,一只手握住妈妈的胳膊,另一只手脱掉妈妈的一只衬衣袖子,不时的接触带来一阵阵美妙的触感。

    这次相当的轻松,几下功夫替她把衬衣也脱下,反正妈妈穿内衣的样子我也见过许多次了,只是最近没见到过,顺手拉过被子替妈妈盖得严严实实。

    我的动作干净利落,几下弄完,站直身子,薄薄的被子下是妈妈半裸的美妙躯体,即使隔着被子依旧是曲线玲珑,我却没有半点反应,反而脸色古怪的笑了起来,“唔,果然是变胖了,不知道再过一段时间会不会变成胖子妈妈呢?”

    说到这,我自己都呵呵笑了起来,妈妈的呼吸在此时忽然变得粗重了几分,正低声怪笑的我停止笑容,疑惑的看过去,妈妈脸色似乎更红了一点,呼吸粗重,眼睫毛微动,但最明显的是妈妈粉嫩的小香舌正在轻轻的舔自己的嘴唇。

    看着妈妈这无比诱人的动作,因为无意识更加让人发狂,我的注意力却在妈妈有点干燥的嘴唇上,“渴了吗?”

    我自言自语,赶忙出去把水杯拿来,扶起妈妈,果然妈妈虽然似乎在睡梦中,但仍然很快喝下了这杯水。

    这次我更注意自己的动作,把妈妈扶起的时候是连着被子一起的,所以我啥都没看见。

    而且我特意站在妈妈身前的位置,只是把手伸到背后扶着妈妈,手掌稳稳当当,一动不动的扶住妈妈的裸背,只是因为我看不见妈妈背后,所以位置放的不大好,手掌的边缘正好碰到了妈妈文胸的带子,让我略有点尴尬。

    等妈妈一口气喝完这杯水,我缓缓放下妈妈,捡起妈妈的衣服,“喏,您老夹在两腿之间慢慢的蠕动着,脸色潮红,小嘴里发出似有似无的呻吟声。

    又过了一会,似是还不能满足,妈妈的一只小手慢慢的伸入胯下,探入内裤之中,可惜这等美景我是一点也看不到了。

    当然了,现在如果被我看到了,估计我的死期也来了,这一点我毫不怀疑。

    另一边,出了房间的我就像打了一场大战似的,整个人往沙发上一瘫,妈妈的衣服就放在我的胸前,隐约有女人的幽香传来,刺激我蠢蠢欲动,可刚升起一点绮念,立刻又消失了,我的额头上都是汗珠,不是累的,是紧张的,因为我非常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妈妈在房间里是有意识的,是清醒的,她在装睡。

    略微缓过神,我急忙起身把妈妈的衣服拿去卫生间放进洗衣机里,一眼扫到被我仍在沙发上的妈妈的黑丝,我伸手拿起黑丝,放在鼻下深嗅了一下,妈妈的味道啊,虽然弄不懂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过既然知道妈妈还醒着,那我就得赶紧把她的衣服洗掉,省得她以为我拿她的衣服做什么,当然也可能是我自己做贼心虚。

    不管如何,我迈着有点发软的步子走到卫生间,把衣服扔到洗衣机里洗了,顺便在卫生间擦了一把汗,这才坐回沙发,端着一杯水发呆,脑海里一片纷乱,晚上这一出真是意想不到啊,我得好好理理思绪。

    我这个人有个好习惯,做完一件事情,时候一定会想想哪里做好了,哪里没做好,下次应该怎么办。

    一开始我确实没发现什么异常,只是老老实实的帮助妈妈按摩太阳穴,照我一开始的猜测,那个时候妈妈可能确实是有点昏昏欲睡,所以我后来替妈妈洗脸和洗脚的时候,妈妈没有什么反应,我也以为如此。

    但后来回想,妈妈喝醉是有的,但绝不会让自己醉的不省人事,这是她自己的原则。

    那个时候她可能是醉酒无力,但绝对是有意识的,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

    我当时虽然没有反应过来,但长期养成的习惯还是让我下意识的做出了正确的判断,规规矩矩的替妈妈梳洗了一下。

    我若有所思的喝了口水,“怪不得替妈妈脱丝袜的时候,感觉她的腿绷得紧紧的,”

    我虽然尽量避免触碰到妈妈的肌肤,但肯定是不可避免,偶尔会碰到,每次碰到,妈妈的腿都会紧绷一下,当时以为是自然反应,现在想来真不好说啊。

    难道说妈妈当时是想装醉捉弄我一下,结果因为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反而骑虎难下了?我充满恶意的猜测着。

    不过后面替妈妈洗脚时,妈妈倒是非常的放松,完全是一种享受的状态,美腿、美脚任我搓揉按捏,一点都没反应,估计是没反应过来那种姿势让她的裙底风光被我看了个清清楚楚吧,我不怀好意的想着,也可能确实很舒服,再说我又没碰到她的大腿,没有激烈的反应也属正常。

    接下来的事情就有点奇怪了,往常妈妈醉酒也有过,我都是扶着她进房,她自己还是可以走的,今天不知怎么回事,就像赖上我似的,整个人没骨头似的压在我身上,虽然美人在怀的感觉很好,但当时的我只想着快点把妈妈弄进房间,索性就一把抱起了妈妈,就是这一抱让我起了疑心,妈妈似是没想到我会来这么一出,身子勐地僵硬了一下,然后缓缓放松下来。

    但我也没什么明确的发现,现在想想,那杯醒酒茶可是别人特意送来的,解酒效果非常好,再加上我的按摩和泡脚,妈妈哪可能什么也不知道呢。

    进了房间之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的调笑了妈妈一句,然后有点心虚的我就准备跑路了,谁知道妈妈居然在床上扭来扭去的,想脱掉外套,我现在严重怀疑她是故意的,就是想折腾我一下,因为我说她胖么?说实话,看着这么一个大美人在床上无意识地做出这种姿态,当时我一瞬间是热血沸腾的,但是一想到是自己的妈妈,瞬间就是一盆冷水,一个应对不好,我的好日子就没了,妈妈的骨子里可是一个小恶魔啊。

    本来我是想就当没看见,转身就跑,但是让我就这么认输我也不甘心,没太多的情欲之想,纯粹是好斗心理,所以我决心陪妈妈玩上一把,就从脱衣服开始。

    当我帮妈妈脱外套的时候,刚开始用的力气比较小,慢慢的柔和的去脱,妈妈的身子总是有微微的动作让我不容易脱下来,结果我忽然加大力气,娴熟的一下子就搞定自嘲道。

    替妈妈脱衣服这一局,手上不敢有动作,可嘴上我可不肯吃亏,“胖子妈妈”

    脱口而出,说完我就知道不好了,只怕回头要被穿小鞋了,硬着头皮准备跑路,忽然传来妈妈变得粗重的呼吸,还有我没有发现的,被子下又一次捏紧的小拳头。

    我有心补救一下,看到妈妈轻轻扫过嘴唇的香舌,赶忙端来一杯水,果然妈妈喝得很愉快,我舒了口气准备跑路了,哪知道妈妈居然又翻了个身,若隐若现的露出半个美妙的躯体。

    我全身一震,这不是故意折腾我吗?我恼羞成怒,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慢,赶紧替妈妈盖好被子,再一想到前两天妈妈叫嚷着不听话就揍我屁股,我决定还击一下,同时看看妈妈的反应。

    于是就有了我连打妈妈三下屁股的事情,其实这三下很轻,又隔着被子,妈妈如果真的睡着了,一点都感觉不到,可我清晰地感觉到妈妈的呼吸变重,身体明显有点僵硬,所以我那一番话既是出自真心,也是为自己的举动找个借口。

    做完我就后悔了,万一惹毛了妈妈,我就惨了,所以我这次是转身就熘了。

    出来后冷静下来仔细想想,我也没什么出格的举动,想必妈妈也不会怀疑什么,反倒是妈妈的举动,哼哼,我心里不住的思量,终究还是一个女人啊,终究有动情的时刻。

    只是越是如此,我越要小心谨慎,妈妈此时已经慢慢开始有了情欲之思,她不愿也不屑与外面那些男人打交道,反倒是在我最近的曲意逢迎下,本就亲密的母子关系开始向更加亲密暧昧的方向变化,但妈妈内心肯定是知道不妥的,只是身体是诚实的,这应该就是妈妈最近反复无常,忽冷忽热的原因。

    我必须更加的小心谨慎,不能有半点出格的举动,不能让妈妈起半点疑心,不然肯定会迎来巨大的反弹。

    我需要小心的规划,在不被妈妈发现的情况下,将我的行动隐藏在正常生活里,慢慢的引诱妈妈打开她的内心,诚实的根据自己的身体来决定自己的行动。

    就像现在这样,妈妈内心肯定知道不妥,可是在酒精的麻醉下,依然遵从身体的反应,小心翼翼的寻求那一点点放纵,这就是我的机会所在,我需要让妈妈不自觉的一点点扩大这种放纵,直到最后彻底放开内心的欲望时,才会恍然惊觉,但那时她也只能认为是自身的原因,是自己一步步,有意无意的引诱自己的儿子,才会变成今天这一步,反正无论如何不能让妈妈觉得是我主动的,不然我到时候有的受了。

    这么胡思乱想着,一直等到衣服洗好,我将衣服晾好,才满腹心思的回房睡觉去了。

    房间里的我哪里睡得着,翻来覆去,左思右想,我知道妈妈也许会有一点点放纵,但她的性格和经历决定她必然有着一定的底线,那是她自己一辈子也不会主动打破的,而我就需要想方设法,看看怎么打破这个底线而不引起激烈的反弹,这需要我的努力再加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机会。

    想了半天,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有机会出现,只能慨叹一句,“尽人事,听天命吧。”

    最终也不知胡思乱想到几点才睡着,殊不知隔壁房间的妈妈不仅放飞自己的思绪,也放飞自己的身体,同样很晚才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醒来,妈妈已经出门去了,房间整理的干干净净,衣物都洗好晾在阳台上了,唯一有点奇怪的是床单和被套居然也被洗了,难道妈妈昨晚后来吐在床上了?我挠挠头,殊不知自己想差了,真正发生的是另一件我喜闻乐见的事情。

    我站在阳台上,呆呆的看着妈妈晾晒在此的衣物,在我大大的三角内裤旁边就是妈妈越来越性感的黑色蕾丝小内裤,内心却是纠结异常,妈妈绝无主动投怀送抱的可能性,对我来说,最方便的就是下药,就像昨晚如果给妈妈喂一点迷药,虽然不敢真正销魂,那必然会被妈妈发现,但是逞逞手足之欲还是可以的。

    可是对于女人已经食髓知味的我甘心如此吗?绝不甘心。

    可真要下手,也绝对会被发现,最主要的是,妈妈现在工作繁忙,仕途关键时期,如果因为我的原因出现什么意外,那我也得跟着倒霉,这是我绝不愿意见到的。

    思前想后,我一咬牙,但看天意如何吧,我绝不主动做出任何影响妈妈的事情,但真要有机会降临,我也绝不放过。

    至于www.7biquge.net笔趣阁 [记住我们:www.fhxsw.net  烽火中文网  手机版 m.7biqu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