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网,烽火中文 > 其他小说 > 妈妈林敏贞 > 章节目录 妈妈林敏贞(26)

妈妈林敏贞(26)

[烽火中文网wap站:m.7biquge.net]    【第二十六章复仇开始】就在这个时候,从大门急冲冲进来两个人,进来就喊:「钟悦,钟萱你们……」可当他们看到我和腰子的时候突然愣住了。

    「范志峰?」来的人却是王震和一个美妇,美宇之间王震与这个美妇却有几分相像。

    「哟,这么巧啊王震?」我站起身向美妇走去,继续说道:「想必这位就是杨阿姨吧?」王震慌忙一个箭步挡在美妇前面,喝道:「离我妈远点!」王震的妈妈不明就里,绕过王震自我介绍道:「你们是王震的朋友吧?我是王震的妈妈杨欣兰。

    」说完看了一样钟家姐妹,却发现其中一个衣不遮体,满脸的屈辱。

    她这才意识到情况不对,脸色一变,质问道:「你们到底是谁?」我笑了,笑的很违心:「我是谁?你不妨问问你的儿子,他应该知道怎么介绍我。

    」此时我确实不知道该怎么介绍我自己才能表达我的愤怒。

    杨欣兰疑惑的看了王震一眼,王震便趴在她耳旁小声嘀咕起来。

    不过我估计他不会说实话,其实也无所谓了,我今天并不是来跟他们争辩是非的,我是来让他们血债血偿的。

    在他们交谈之际我给腰子递了个眼色,腰子会意,跑过去给大门落了锁。

    当然,这个锁是我自己带的。

    然后腰子走到正在小声嘀咕的王震身后,一个过肩摔就把他放倒在地,接着照着面门就是一脚,最后拧着他的胳膊,单膝压在他的胸口。

    腰子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干净利落脆,别说杨欣兰他们都没反应过来,就连王震本人都来得及喊一声就被制服。

    杨欣竹大惊,大叫道:「你们干什么?」说着抄起一把扫帚就要往腰子身上打。

    她的这个举动激发的那两姐妹也跃跃欲试。

    「想留着王震的命就别动!」我拿出一把西瓜刀高高聚过头顶,眼睛瞪视着她们,顿时这三个蠢蠢欲动的女人受到了震慑。

    「妈,你们快跑,别管我!」王震艰难的嘶吼着,他心里最清楚我要干什么。

    「杨阿姨,您儿子让你走呢,您走不走呢?」我走到杨欣兰跟前,用刀指向上了锁的大门,嘲笑的问道。

    四人包括被制服的王震齐齐向大门望去,却发现大门上被加了一个手掌般大的锁头,顿时各个面上露出惊色。

    「范志峰,你这个混蛋,我早晚剥了你的皮!」王震挣扎着怒骂道。

    我冷笑了一声,在他跟前蹲下身子,用刀背拍了拍他的脸,嘲讽道:「曾经嚣张的不可一世的王震如今也只能逞口舌之勇了吗?」「你不要伤害小震,你要多少钱?只要我能给,全都给你!」杨欣兰惊恐的说道。

    「杨阿姨,钱固然是个好东西,但是,我今天不要钱!」我不屑一顾的看着她。

    「那你想要什么?只要你不伤害我们,我都可以满足你!」杨欣兰仍旧跟我谈着条件。

    看着她那不明所以的样子,我哈哈大笑起来。

    然后对王震说道:「要不你来告诉你妈我想要什么?」王震彻底愤怒了,勐地一跃,差点挣脱开,咆哮着:「范志峰,你这个狗杂种,我跟你没完!」腰子又一拳砸在他脸上,直打的他鼻血飚了一地:「还他妈不老实!」我呵呵一笑:「既然你不愿意说,那就由我来安排吧。

    」说着,我指着面前的三个女人继续说道:「把你们的手机全都拿出来摔在地上,如果摔得够响,王震就可以免去一些痛苦。

    」三个女人面面相觑,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其实我的意图很简单,就是防止他们跟外界联系,虽然现在钟灿楠这颗大树到了,但是谁也不敢保证他们没有了任何外援。

    见三个女人没有动静,我晃动着手中的刀要挟道:「我数三个数,如果三个数之后没听到手机摔在地上的声音,那我就在王震身上划一刀,你们看如何?」杨欣兰面上一惊,慌忙道:「别,别,我摔,我摔!」说着「啪」的一声把手机摔得粉碎。

    「很好!」接着我眼神瞟向钟家姐妹。

    钟家姐妹别无选择,也只好乖乖的把手机摔在地上,虽然摔得不像杨欣兰那么响亮,但是也基本报废了。

    「好!」我拍手叫道,随后吩咐腰子道:「腰哥,绑上吧。

    」腰子从腰间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绳子,爽朗的应道:「好嘞!」然后拖着王震就往大厅的柱子前去。

    杨欣兰一惊,扑了上去,哀求道:「你们不是答应我不伤害他的吗?」腰子懒得跟她废话,一脚把她踢开。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454545.c○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v4v4v.com我赶忙佯装好心扶起杨欣兰,责怪腰子道:「腰哥,咱们怎么可以对长辈这么无理呢?」然后又对杨欣兰说道:「杨阿姨,您只要听我们的话,我保证没人伤害王震。

    」「听,我全听,只要你们不伤害王震,要我做什么都行。

    」杨欣兰赶紧符合着讨好我。

    这时候腰子已经把王震反绑在柱子上,冲我竖起大拇指。

    我呵呵一笑,对杨欣兰说道:「做什么都行?」她连忙点头。

    「那,把衣服脱了!」我轻蔑的说道。

    杨欣兰却是一愣,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我逼到近前,反手就是一个耳光,爆吼道:「把衣服脱光,脱!」这一耳光直把杨欣兰抽的翻倒在地。

    「范志峰,你王八蛋,我一定会弄死你……」王震的眼睛都红了,疯狂的挣扎着,嘶吼着怒骂。

    可还没等他骂完,腰子一拳就搁在他小腹上,只听他「噢!」了一声就没了声息,腰弯的像虾背一样,痛的满脸通红。

    我冷笑一声,说道:「王震,我说过,你对我做过的事情我会加倍奉还,现在报应来了,感觉滋味如何?」可是,现在王震已经痛的说不出话了,只能用愤怒的眼光瞪着我。

    杨欣兰见状,顾不上脸上的疼痛,慌忙爬过来哀求我:「别打了,求你别打了……」「然后呢?」我探下身子问道。

    杨欣兰再次一愣,她只想着哀求我不要伤害她的儿子,却忘记了其中的代价。

    面对我的询问哆嗦着:「我,我……」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那就怪不得我了。

    」我说完,腰子立马动手在王震身上连续打数拳,每一拳都击中要害,只把王震打的一直闷哼,连惨叫声都发不出。

    杨欣兰在一旁看的心疼不已,但是却束手无策,眼看自己的儿子要不行了,急忙喊道:「我脱,别打了,我脱……」这时腰子方才罢手。

    我慵懒地靠躺在沙发上,冷冷说道:「那还不快点?」杨欣兰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爬起来,从领口开始,很不情愿的解着衣服上的扣子。

    看着她那屈辱万分,泪眼婆娑的样子我心中有了那么一丝快意。

    不过这距离我想要的还差得远。

    扭头看了眼钟家姐妹,发现这两姐妹早就抱作一团瑟瑟发抖。

    平日里这两姐妹养尊处优,嚣张跋扈,什么事情别人都让着她们,根本没有受到过任何委屈,勐地见到这种场面不被吓蒙了才怪。

    我给腰子递了个眼色:「把钟家妹子请过来,让她们也看看自己的大姨一会儿是怎么伺候男人的!」腰子会意,搬了两把椅子放在沙发旁边,然后去拉扯钟家姐妹,把两姐妹吓得又是挣扎又是尖叫。

    腰子不耐烦的一人给了一个响亮的耳光,这才把两姐妹震慑住不敢再反抗,只是低声的抽泣。

    腰子把两姐妹按在椅子上,然后拿出绳子把两人的手脚统统绑在上面。

    这样两人也就丝毫动弹不得了。

    这个过程至少要五六分钟,可我转眼看向杨欣兰的时候却发现她刚刚解开第二颗扣子。

    我不由得愤怒起来,提起刀就走了过去,直把她吓得不住倒退。

    「杨阿姨连衣服都不会脱吗?」说着一把把她拉到跟前。

    「不如,我帮你脱吧!」杨欣兰不停的摇头,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懒得再跟她废话,用刀子一颗一颗切掉她衣服上的扣子。

    杨欣兰虽然抗拒,但是她更恐惧,只能闭上眼睛把头扭向一旁任我摆布。

    她的是那种半对开的套头连衣裙,当我的刀落到腰间的时候已经没有扣子可划了,不过此时她的胸脯已经暴露了出来。

    这骚货虽然已经人到中年,可胸型却很极品,不仅大,而且挺。

    被黑色的文胸紧紧包裹着,几乎都要被挤了出来。

    我把刀插在她胸间,轻轻一划。

    只听「啪」的一声轻响,两片遮胸应声崩开。

    顿时两团诱人的美肉弹了出来,如同两只获得自由的白兔欢快的颤动着。

    杨欣兰惊叫一声,下意识的双手抱胸。

    我冷喝道:「拿开!」杨欣兰满腔屈辱,泪如泉涌,哀求道:「就算你和王震有再大的怨气,再怎么说我也算是你的长辈,你怎么能这么对我?」我不想再费口舌,直呼道:「腰哥!」腰子会意,过来一把搬开她的双手捆在背后,杨欣兰虽然挣扎、哀求,但毫无用处。

    只得听任我们的摆布。

    此时她的一对没胸完全的暴露出来。

    不得不说,这骚货平时保养的真是不错,一对美乳粉嫩粉嫩的,一点下垂的迹象都没有,特别那两颗蓓蕾般小葡萄还是粉红的。

    看上去香甜诱人。

    不过这样还不够。

    「还是彻底点吧,别浪费那些不必要的时间了。

    」我对腰子说道。

    而腰子像没听到我的话一样,直勾勾的盯着那对美乳不住的流口水。

    「腰哥,你没见过女人啊?」我笑骂着推了他一下。

    腰子这才回神,不好意思的笑道:「着骚逼的奶子太诱人了,有点把持不住了。

    」「那一会儿你先上如何?」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454545.c○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v4v4v.com我调笑道。

    却见腰子面露惊喜:「真的?」「这不废话吗?让你来就是让你操逼的,怎么会假的了?」听我这么说,腰子哪还安分的住,抓住杨欣兰衣服勐地一撕就把她的裙子撕了个底开,裙子直接变成了风衣,顿时一条黑色的小内裤露了出来。

    杨欣兰惊叫一声,不自主的往后退,口中哀求着:「放过我吧,求求你……」腰子性欲正浓,哪里听得进她的求饶,冲过去一把抱起杨欣兰,转身勐丢到沙发上。

    没等她反应过来腰子已经拿出绳子把她捆成了m形。

    不得不说,这段时间腰子的绳艺已经练得炉火纯青了。

    此时杨欣兰剩下这条黑色小内裤可以遮羞了,面对着我们猥亵的目光,屈辱感使她不停的抽泣颤抖。

    面对如此香艳的美肉,和这楚楚可怜的样子。

    腰子哪还能把持的住?当即扑上去扯碎杨欣兰的内裤,顿时一只肥美的蜜穴暴露出来。

    没想到这骚货年纪不小骚穴却嫩的很,阴唇粉嫩粉嫩的,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一个被操了十多年还生过孩子的老逼。

    而且骚逼上的阴毛也是稀稀疏疏的那么几根,极近白虎的样子。

    这就更激发的腰子的性欲,于是便上下齐手,一边把玩着奶子,一边撩拨着蜜穴。

    杨欣兰身体受制无从反抗,只得紧咬朱唇忍受着这极为淫邪的侵犯,而屈辱的眼泪却无声滑落。

    「范志峰,你这个狗杂碎,我操你妈,赶快住手!」这时王震再次歇斯底里的嘶吼起来。

    我瞥了他一眼,冷笑道:「腰哥,让王震同学听听他妈是怎么呻吟叫床的!」腰子也是嘿嘿一笑,张口便把杨欣兰的奶子含在一嘴里,狠狠嘬着奶头,就像婴儿吃奶一样。

    而手下也没有闲着,伸出中指,探入蜜穴内不停的扣弄。

    直把杨欣兰摆弄的一脸痛苦。

    我附在她耳边问道:「杨阿姨,要不要告诉王震感觉如何?」杨欣兰却把头扭向一旁不理会我。

    我也不在意,呵呵一笑,用手轻浮的撩拨她的耳根。

    不一会儿功夫,杨欣兰的脸色有了些潮红,鼻息间也有了些娇喘,蜜穴里也传出一些细微的水声。

    我知道她要动情了,继续用言语撩拨她:「杨阿姨,王震正在看着你呢?你就不想说点什么?」杨欣兰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刚想说话,却见她眉头一皱,发出一声悠长的呻吟。

    却听腰子嘿嘿一笑:「这骚逼的g点原来这么靠前。

    」然后肆意的扣弄起来。

    顷刻间,水声哗哗大作。

    而杨欣兰的娇喘声也变的急促起来,时时还从口中传出轻声呻吟,只不过她一直压抑着,声音细不可闻。

    我向腰子投去赞许的目光,然后继续对杨欣兰轻佻撩拨:「杨阿姨,舒服的话就叫出来,也好让王震知道你现在很享受。

    」而杨欣兰却咬紧牙关                   一字不吭。

    她却不知,越是这么抗拒越能挑起男人的征服欲。

    此时腰子大力的扣弄起来,强烈的刺激着她的g点。

    杨欣兰的抗拒瞬间崩塌,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起来,说不上是痛苦是舒服,张大着嘴巴,发出声声浪叫。

    哗哗的水声越来越大,在整个房间回荡起来。

    此时的杨欣兰的样子完全像是一个荡妇,完全没有刚开始人母该有的样子,也许这就是女人的本性。

    我不断在她耳边逼问:「杨阿姨,舒服吗?」杨欣兰只顾着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叫,根本没空理我。

    「舒服吗?回答我!」我大声逼问。

    「啊……啊……」她仍旧没有说出口,只是眉头皱作一团,屁股不断上挺,我知道她已经在高潮边缘了。

    我岂会让她这么畅快,一把抓住腰子的手,抽了出来。

    正身处亢奋之中的杨欣兰,勐然间没了安抚,顿时空虚,失落使她跌入欲望的深渊,诧异的看了我一眼。

    「想要吗?杨阿姨。

    」我问道。

    「想……」杨欣兰纠结了良久才细不可闻的回道。

    「那刚刚舒服吗?」我继续逼问。

    「舒,舒服。

    」杨欣兰把头扭向一旁。

    「舒服就要说出来,不然我们怎么知道如何伺候杨阿姨?」「我,你们别……」杨欣兰似乎有些回归了理智。

    没想到这婊子的意志力还挺强,这可不行。

    当下示意腰子继续。

    同时我也伸出手在她的阴蒂上揉搓撩拨起来。

    这双重的刺激杨欣兰哪里还受得了,瞬间沦陷,刚刚回归的那点伦理道德荡然无存。

    只见她满口的淫叫:「啊……舒服……嗯……」「想不想更舒服一些?」我大声问道。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454545.c○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v4v4v.com「想,想,给我,让我舒服……」杨欣兰娇喘着请求。

    我更加大力的搓揉着她的阴蒂,而腰子也更加狠狠的刺激着她的g点。

    杨欣兰的身躯在强烈的刺激发出阵阵颤抖,大口喘着粗气。

    「那你是不是骚货?」「我……啊……我是,嗯……是骚货……啊……」杨欣兰最后那一点羞耻心彻底被欲望击败,完全不顾自己的儿子还有两个外甥女就在旁边看着。

    我见时机成熟,掏出鸡巴放在她嘴边。

    没想到她都没犹豫一下一口就含在嘴里吸吮起来。

    我哈哈大笑:「王震,你看看你妈多淫贱,主动在舔我的鸡巴。

    」再看王震,此时已经一脸痛苦的跪在地上,忍不住的痛哭起来:「范志峰,你不得好死,我一定要杀了你。

    」不得不说,杨欣兰的口活相当不错,很有技巧。

    在她不断吸吮套弄的同时,那条温软的舌头也没有闲着,不断卷舔着我的龟头,一阵阵酥麻的感觉冲击着我的大脑。

    看样子这骚货之前没少这么伺候她老公。

    「王震,你妈的口活真是极品中的极品,爽的我不要不要的,弄得我都想操她的骚逼了!」我继续用言语刺激着他。

    王震的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了,但是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因为他知道,说什么都是徒劳,他的妈妈根本逃脱不了被操的噩运。

    我搬起杨欣兰的头,狠狠抽插起她的嘴,每一次都全根插入,完全当做逼来操了。

    只把她操的发出「唔唔」的闷哼。

    我看着王震愤怒的表情,还有旁边钟家姐妹一脸惊恐的样子,心中一种说不出的畅快。

    而就在这多重的刺激之下,不多会我便精关一松,在杨欣兰口中爆射了,每一股精液全都深入她的喉管,迫使她全都吞了下去。

    杨欣兰却也没有客气,最后还把我的鸡巴舔舐干净。

    就在我翻身下来的时候,杨欣兰骚逼上水声大作,「吧唧吧唧」声不绝于耳。

    却听她大叫起来:「到了,到了,到了……」叫着叫着,突然销魂的浪叫一声,身子不停抽搐,一股液体从骚逼内喷射而出。

    而腰子却没有因此而停息,手下动作越来越快,「哗哗」的水声急促而强劲。

    却听杨欣竹已经浪叫到失声,只是从喉咙发出一丝细不可闻的声音,两眼已经翻白。

    而骚逼内的淫水一直没有停止,一股接着一股的喷洒,把沙发上,地面上喷的到处都是。

    看样子,这骚货已经爽到了极点。

    「想要吗?」腰子大声问道。

    「啊……啊……」杨欣兰早已爽的说不出话来,哪里还回答的了?腰子见状不再多问,掏出早已按捺不住的肉棍对准穴口奋力一挺,「噗呲」一声全根没入,杨欣兰再次发出一声满足的呻吟。

    此时的腰子已经精虫上脑,刚插入就「啪啪啪」的暴力操干起来。

    高潮还未退去的杨欣兰应该腰子发出淫荡的浪叫。

    这场面真叫一个香艳。

    而我自然也不会闲着,拿出手机录下这诱人的一幕。

    当然我录下来不是为了保存,而是另有用意。

    同时我也不忘把王震狼狈的样子还有钟家姐妹惊恐的样子录上。

    「操我……操死我……」杨欣兰淫叫不断。

    「喜欢我操你吗?」腰子喘息着问道。

    「啊……啊,喜欢……快点……啊……再大力点,狠……啊……狠狠操我……用力操我……」杨欣兰淫荡的回应着。

    地阯發鈽頁/回家的路454545.c○m哋址发咘頁/迴家锝潞4v4v4v.com看着他们操干的这么起劲,我会意一笑,向钟家姐妹走去。

    却见两姐妹面上一惊,恐惧的瞪着我,一动也不敢动。

    「两位美女,谁是姐姐?谁是妹妹呢?」我猥亵的笑问。

    两姐妹却不停摇头,一字不吭。

    我一把托起衣不遮体的那位的下巴,爆吼道:「谁是姐姐?」小妮子一哆嗦,慌忙点头说道:「我,我是姐姐!」「姐姐叫钟悦对吧?」在杨欣兰刚进门的时候叫过钟悦、钟萱的名字,按逻辑推算,钟悦应该是姐姐。

    姐姐惊恐的点头承认。

    「那,钟悦姐姐有没有什么话对妈妈说呢?」我仍旧笑问,用镜头对着她。

    一听到妈妈一词,钟悦失声哭了出来:「妈妈,你在哪啊?快来救我呀,我好害怕!」「很好。

    」我称赞道。

    然后又来到钟萱面前,问道:「那钟萱妹妹有什么话对妈妈说呢?」此时钟萱已经泣不成声,哽咽着说道:「妈妈,你快回来吧,把这个坏人抓起来啊!」我呵呵一笑,说道:「好的,两位的诉求我会帮你们带到的,两位请静候佳音吧。

    」说着便收回了手机。

    而这边,腰子和杨欣兰战的正酣,却听见杨欣兰一直「老公,老公」的叫着。

    我不由得诧异,就这么一会儿功夫腰子就把她彻底操服了?却见杨欣兰浪叫声越来越大,而腰子也操干的越来越大力,直把杨欣兰操的上下起伏。

    每一下都全根插入把骚逼撑的外翻变形,从而也从骚逼里溢出不少淫液。

    染的腰子的鸡巴上和杨欣兰的屁股上都是白花花的一片。

    「老公……用大鸡巴狠狠,操我,操死我,用力,用力……啊……」杨欣兰忘我的浪叫着。

    「说,你是不是骚逼,是不是婊子?」腰子越操越快,一边操着一边揪着杨欣兰的两个奶头拉扯着。

    「啊……我是骚逼,啊……我是大骚逼,我是不要脸的婊子……操我……操我……啊……」「以后天天这么操你好不好?」「好,好,以后天天给老公操,啊……让,让老公随便操,操死我为止……」腰子像是得到了鼓励,不再说话,埋头狠操起来,「啪啪啪」的声音和杨欣竹销魂的浪叫声在整个房间里回荡不绝。

    突然,杨欣兰一声凄厉的浪叫,身体僵直起来。

    而腰子也爆吼一声,操干也逐渐无力起来。

    看来这俩人同时进入了高潮。

    片刻后,腰子从杨欣竹身上翻身下来,顿时一股白花花的精液从杨欣竹的骚逼流出。

    两人不停的喘着粗气,回味着刚刚的畅快。

    过了一会儿,我推了把腰子说道:「我先走了!」腰子不由得诧异,看了眼被绑的钟家姐妹向我投来询问的目光。

    我会意一笑,明白的他的意思,解释道:「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你先留下来看着他们,这个老骚逼你可以随便玩,但是这两个小的,暂时不要碰,我还有用。

    」腰子没再多问,只是会意一笑,便靠在沙发上休息。

    腰子肯定以为我是想先尝鲜,不让他先上。

    其实他却不知道我心中所想,这还是两个未经世事的女孩,让她们亲眼看着自己的姨妈被别人爆操已经是很残忍了,如果把这种野蛮施加在她们身上我有些于心不忍。

    毕竟我的仇人不是她们,她们是无辜的。

    在我走到王震跟前的时候也不忘嘲讽一句:「你妈妈很不错哦!」换来的却是王震要吃人的眼神。

    我不以为意,大笑着离开了。

    在我走出大门的时候,我给廖峰打了个电话:「我要见杨欣竹!」「我来安排。

    」电话那头回道。

    大概过来十多分钟,廖峰回过电话,让我直接去纪委,他在那等我。

    挂掉电话后我便打车过去。

    在纪委门口,远远就看到廖峰站在那里。

    见到我之后廖峰开门见山的说道:「搞她可以,但是要适可。

    」看来廖峰还真是个明白人,我呵呵一笑:「廖主任要不要一起?」廖峰却笑笑没有回我,说道:「她就在二楼的会议厅,去吧。

    」我向廖峰道了声谢便匆匆赶去。

    此时我的心情是激动的,因为这是我最终仇人,如果没有她,所有的事情都不会发生,她才是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

    之所以在操杨欣兰的时候我只是简单的口爆一下就没有了动作,完全是因为报复王震,我的敌人是王震,而杨欣兰只是替自己的儿子买单而已,对于种情况,只要报复的目的达到就行。

    至于杨欣竹,我必须亲自动手才能解恨,而我今天一直保存的体力就是为她而准备的,我一定要狠狠的折磨她一番。

    【未完待续】www.7biquge.net笔趣阁 [记住我们:www.fhxsw.net  烽火中文网  手机版 m.7biquge.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