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网,烽火中文 > 穿越小说 > 天地奇葩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六章 智力
[笔趣阁wap站:m.111biquge.com] m.fhzwxs.com]wap.138xsw.com m.15zww.com m.19zww.com www.55zww.com www.i55xs.com    “云总舵主,我们可不可以问你一件事啊?”和小芳穿着侍卫服站在天心的身后,小芬对正在看书的时候天心小声问道。

    “小芬,你有什么事就问吧,记住在这里没有外人,你们两个不要拘束,不要站在我的身后了。”天心放下手中的书,转过身对小芬和小芳笑笑。

    小芬的脸色微微一红,细声说道:“云总舵主,我们……“

    “云总舵主,我和师姐听说你假扮的人叫陶宗旺,你曾经和西楚国的那个大王子缪剑海有过很亲密的接触,我想以云总舵主你的身手,要取缪剑海的命应该是不在话下的,可是你为什么没有这么做呢?”小芳见到小芬说话很慢,插嘴说道。

    “哼,你们要知道即便现在我要取缪剑海的命,也是轻而易举的事,但是我现在是不会这么做的。”天心站起身,走到了帐房的门边,看了一眼外面。

    “为什么?”小芬和小芳对此显然很是不解。

    “你们两个应该知道,我们现在是在战场,在战场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是不能死的,也就是说现在即便是没有了缪剑海,没有了诸葛羽,他们西楚国的军队也不会大面积地溃败的,在军衔制度很是森严的西楚**中,是不会出现因为某一个统帅身亡,而出现群龙无首的情况的。”天心转过身对小芬和小芳笑笑,“要知道万一我把缪剑海除去了,西楚王派来了一个更加厉害的人,那是我应该怎么办,你们要知道我军现在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夺会对起雾山关隘的控制权。”

    “这么说云总舵主你早已经想到了攻占下起雾山关隘的办法了吗?”小芳兴冲冲地跑到了天心的身前,兴奋地说道。

    天心摇摇头,他看到小芬和小芳都露出了失望的表情,紧接着说道:“办法我现在是有一个,但是能不能兴得通,就要看缪剑海和诸葛羽愿不愿意成全我了。”

    “这么说云总舵主是有办法没有错了!”小芬缓步走到了天心的身边,两只水灵的眼睛忽闪忽闪地盯着天心。

    “你们不要看我,要知道我的这个计划是绝对不能告诉你们的。”天心微笑地说道。

    “云总舵主,我们姐妹是绝对不会向别人透露这一点的,小芬师姐,你说是不是啊?”小芳伸手环住了天心的手臂。

    “是啊,云总舵主,我们是绝对不会把你的计划告诉任何人的,请你相信我们!”小芬很是笃定地说道。

    “小芬、小芳,你们先前说过,你们之所以不愿意改变你们对我的称呼,那是你们的原责,我现在可以很清楚地告诉你们一件事,那就是我现在不能告诉你们这个计划,这也是我的原责,因为这关系到这计划最终能不能实现。”天心正色地看了小芬和小芳一眼,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哦,这样的话我们也就不为难云总舵主了。”小芬拉了拉委曲地噘起嘴的小芳的手臂,抢在小芳开口之前说道。

    “是的,我们不会让云总舵主为难的。”小芳脸上展现出笑容。

    天心微笑地点点头。

    天心突然敛起了微笑,他侧过头,看到朱武用木板托着一只碗走了进来。

    “统帅,这是你的药!”朱武抬头了站在天心身边的小芬一眼之后,开口说道。

    小芬和小芳此时赶紧走到了天心的身后。

    “我的并已经好了,我看就不需要再吃药了。”天心冷冷地说道。

    “统帅,军师已经说了,他说统帅的身体现在刚刚好,还是在调养阶段,所以药绝对是不能断的。”朱武静静地说道。

    “你把药给我端回去,同时对公孙先生说,我的身体已经好了,无需再吃药了。”天心说完后向营房中央的桌案走了过去,小芬和小芳赶紧了跟了上去。

    “你怎么还没有走啊?”天心坐了下来,看到朱武依然站在营房的门口,心中很是不满。

    “统帅,军师说了……”朱武还想再说。

    “你叫朱武对吧,是公孙先生的学生吧,我现在提醒你一点,那就是现在在明炀军中,什么话都是我说了算,因为我是这里的统帅。现在,你可以走出去了。”天心最后特别强调了一句“走出去”。

    朱武一躬身,慢慢地说道:“那属下退下去了。”说完后朱武又再一次看了小芬一眼,转身离开了。

    “晕!为什么那个朱武老是看我啊!”小芬在朱武离开之后,立刻抱怨起来。

    “对啊,他为什么老是盯着小芬师姐看呢?”小芳似笑非笑地说道。

    “小芳,你是什么意思?”小芬哪能听不出小芳的言外之意,盯了躲在一边偷笑的小芳一眼。

    “你们还说,要不是你们上次偷偷地跑出去,回来后又忘记了点燃‘无嗅粉’的话,会出现今天的这一种情况吧?”天心很是无奈地说道。

    虽然上次小芬和小芳请求李涛不要把这一件事告诉天心,但是天心从外面回来之后,她们两个人就赶紧向天心自动承认了错误。

    “云总舵主,我听说你会‘幻灭手’,可以把人的一部分记忆消除,你可不可以帮小芬一个忙啊,一个小小的忙!”小芬两眼水汪汪地看着天心。

    “不行,绝对不行,因为这样很容易让公孙用发觉到其中的不对劲的。而且我看朱武这一个还是很老实的一个小伙子,他之所以对你注视,我想可能是他……”

    “小芬生气了,云总舵主你真的以为自己就是快入土为安的丁春间了嘛?还这么老气横秋地说别人年轻,似乎自己老了许多。”小芬气乎乎地打断了天心的话。

    “对了,云总舵主,我差点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小芳突然说道,她没有能吸引天心的注意力,到是引起了小芬的注意。

    “小芳,什么事啊?”问这一句话的是小芬。

    “就是公孙用的事啊!”小芳说道。

    “对了,我怎么也把这一件事给忘了呢?”小芬一拍自己的头,似乎怪罪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你们两个不是想告诉我公孙用是丁春间的仇家,公孙用要把丁春间先杀之而后快。”天心那起一本书,淡淡地说道。

    “云总舵主,原来你早已经知道这一件事了。”小芳惋惜地说道,她原本想用这一件事来要胁天心的。

    “怎么了,很是失望了吧?”天心翻开一页书,开始上下浏览。

    “云总舵主,你既然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依然把他留在你的身边呢?要知道那是很危险的。”小芬不无担心地说道。

    “是啊,是啊,想到自己小命整天命悬一线,我就不能睡着。”小芳连忙点头帮腔。

    “你们啊……”对于小芬和小芳的担忧天心显得很是无奈,或许只有男人才能真正地了解男人。

    “你们要知道,我不是真正的丁春间,所以我和公孙用其实是没有什么深仇大恨的。”天心很是轻松地说道。

    “可是……”小芬急了,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才好。

    “可是公孙用并不知道这一点啊,在他的思维中,你就是丁春间,也就是他的仇人。”小芳接着小芳的话说道。

    “可是我的身手你们应该是知道的。”天心真的一点不担心,他又翻开了一页纸张。

    “俗话说得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小芬看了一眼小芳,对她嘟嘟嘴,要她帮着自己想说。

    “是啊,小芬师姐说得一点也没有错……”小芳说道。

    “好吧,你们说,我应该怎么处置公孙用?”天心不耐繁地放下了手中的书,侧过身子看着身后的两个人。

    “怎么办?”小芬向小芳投去了求救的眼神。

    “云总舵主,你可以暂时调离公孙用啊,让他远离你的身边,这样的话,就可以防止他对你偷袭了。”小芳说道。

    “唉,算了,问你们也是白问。”天心看了脸上涨得通红的小芬,已经看着自己小芳,露出了笑容,“要知道我是刚到这里来的,如果就这么让公孙用离开现职,也会招人话柄。我想你们既然知道这件事,就应该知道作为男人,公孙用现在还是以大局为重,他是不会为了自己的私人恩仇,而让明炀国的土地被西楚国霸占着。既然他都有这一种心胸,我时时刻刻提防着他不是显得很是小人了?”

    小芬和小芳一愣,的确,在小芬假冒统帅的这几天里,公孙用让朱武送过来的药也都没有毒,很显然他暂时是不会想让丁春间死的。只是不知道当公孙用知道丁春间早在六半年前就已经死了,那是他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想法,高兴?失落?

    “云总舵主,刚才我们说得话,你就当作没有听见好不好!”小芬小声地说道。

    “嗳,怎么能当作没有听见呢,你们刚才这么说不也是为了我担心吗?我能当作听不见吗?“天心微笑地说道。

    “云总舵主,我们可不可以求你一件事啊?”小芳知道趁热打铁的道理。

    “什么事我都会答应你们,但是你们要是想我让你们留在这里的话,我是肯定不会答应的。”天心没有忘记在后面加上一个限制条件。

    原本还面露喜色的小芬和小芳立刻不高兴起来,“云总舵主,你就让我们留下来好不好?”小芳哀求道。

    “你们要知道军队里是不能有女眷的,我作为一军的统帅,怎么能明明知道军规,却做出有围军规的事情来呢?”天心无奈地叹息一声。

    “云总舵主,当初我们到这里的时候,你可没有要求我们走啊!”小芳很不高兴了,阴沉着脸说道。小芬的眼睛已经发红了。

    “小芳,你也知道,那时候我是让小芬作为统帅,而我自己是云天心,现在我是统帅了,所以……”天心摊开了手,耸了耸肩头。

    “你过河拆桥!”小芳蹲了下去,两手不停地抹眼睛。

    “不过如果让你们两个留在我的身边,对我有什么好处的话,我是会靠虑靠虑的。”天心的这一句话令小芬破涕为笑。

    “有的,有的!”小芳站了起来,她根本就没有哭。

    “我们姐妹俩聪明伶俐,可以让为了军务而疲劳的云总舵主开怀一笑!”小芳立刻说道。

    “是的,是的。”小芬赶紧点头,生怕天心不相信小芳的话。

    “小芳,你说你们伶俐我相信,但是你说你们聪明,好吧,那我就考考你们。”天心笑了起来。

    “云总舵主,你就出题吧,可不要太简单哦!”小芳自信满满地说道,同时不忘加上一句:“最好也不要太难!”

    “你们听好了就是。”天心看了侧耳倾听的小芬和小芳各一眼,接着说道:“从前有五个强盗,他们非常的聪明,但是也贪婪、非常有理性。有一次他们强到了一百枚的金币,按理说应该是每一个人二十枚金币的,但是经过商量之后,所有人都同意让其中一个人提出一个分配方案,来分配金币,他们的目的很明显,每一个人都想独自拥有一百枚金币。但是却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如果某一个人提处的方案没有得到一半以上人员的支持的话,他将会被杀死。经过划拳之后,他们提处方案的顺序固定了下来,依次的顺序分别是冷血、残酷、无情、下流,还有一个就是大哥,如果现在你们是冷血,你们会提处什么样的分配方案来保住自己的命呢?”天心微笑地看着小芬和小芳。

    “当然是把一百枚金币全部交给大哥了!”小芳没有思索就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呵呵……是不是这个样子的呢,你们还是好好地想想,不过在你们说出分配方案的同时,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分配,我可要防这你们万一蒙对了分配的数额。”天心站起身看了一眼营帐外,转头说道:“你们两个现在下去吧,我希望晚上能得到你们最终的答案。”

    小芬知道天心接下来要和公孙用和五虎大将开会,于是点点头,拉着小芳跑走了。小芳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回头对天心说道:“云总舵主,我一定会让自己留下来的。”

    天心看着在营房前消失的小芬和小芳,脸上的笑容渐渐地散去,他知道现在是自己树立威信的时候,刚才他之所以那么对待朱武,就是要公孙用清楚地知道,他已经不在甘于让别人以为自己是一个和蔼地统帅了,为了能成功地攻占起雾山,他要改边自己的风格了。

    呼延火灼今天又是最后一个走进来的,但是这一次却没有让他坐下。

    天心扫视了一下,只是开口说道:“既然大家都已经来了,那我就开始今天的会议,今天会议的内容,我昨天已经说过了,不知道大家对此有什么自己看法?”

    所有人都对看了一眼,公孙用俯下身,在天心的耳边提醒道:“统帅,呼延火灼将军现在还站着呢?”

    “哦,呼延将军你怎么不入座呢,你坐吧!”天心恍然大悟地说道,好似刚刚看不到有一个人在自己的眼前,“唉,如果呼延将军进来的时候说一声的话,我想我会注意到的。”

    对于丁春间为自己的开脱之词,在场的所有人都只当是耳边风。

    呼延火灼走到董卓平的身边坐了下去,董卓平丢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沉住气。

    “怎么了,大家还没有想到一个较好的方法吗?”天心又看了一下众人,所有的人都没有吭声。

    “统帅,我有一点想法!”呼延火灼还是没有能如董卓平所愿,他站了起来。

    “呼延将军,你有什么想法可以说出来,让大家参考参考。”天心点点头,微笑地看着呼延火灼。

    “统帅,我对我军该如何攻占下起雾山没有一点办法,但是有一点我却不能不说,那就是出谋划策我不行,但是领兵打仗我可以,所以……”

    “你的意思就是你没有想到一个较好的办法了。”天心脸上的笑容慢慢敛去。

    “是的。”呼延火灼毫不隐讳地说道。

    “好、好……”天心没有要呼延火灼坐回去,而是继续问道:“你们就没有一点办法了吗?”

    “统帅,我觉得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缪剑海还没有得到后方军粮支援的时候,抢先将起雾山攻下,否则我们很难有机会将把起雾山夺回来。”公孙用说道。

    天心点点头,站起身说道:“五虎大将听命!”

    下方坐着的另外四个人也都站了起来,和呼延火灼一起走到了天心桌案的正前面。

    “我现在命令你们五个人每人一天,轮流去起雾山下挑战,务必要缪剑海派人出战。”天心扫视了众人一眼,接着说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让西楚国走出关隘,和你们决战。”

    “末将听令!”五虎大将说道。

    “好了,你们下去着手准备这件事吧!”天心坐了下去。

    五虎大将都退了下去,公孙用准备离开了,却被天心叫住了:“公孙先生,我有事要和你说一说。”

    公孙用停下生,转过身对天心说道:“统帅,不知道你有什么事?”

    “公孙先生,我们现在都是在为了明炀国,所以我希望你能配合我的工作,起雾山对于我们明炀国来说真是太重要了。”天心看了一眼公孙用,开口说道。

    “统帅,我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事。”公孙用若有所悟地说道。

    天心点点头,看着公孙用走出营房,天心深深地呼了一口气,闭上了双眼。

    李涛从外面走了进来,走到了天心的身边。“李涛,你有什么话就说吧?”天心没有张开眼睛,只是静静地说道。

    “少爷,我们为什么不让东心雷帮助一下他们呢?”李涛看着苦恼不以的天心,说出了自己想法。

    “李涛,你要知道心雷的学习使毒,当初的目的是为了救人,可是为了能成功地烧毁西楚国的军粮,他已经用毒杀了很多人了,我不想再让他为难了。”天心睁开了眼,眼中闪烁着异样的神采,“再说,如果现在我们现在又不是没有能夺会起雾山的方法。”

    看到少爷嘴角边露出的笑容,李涛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了,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

    “乌血鸦见过大王!”“乌衣帮”的帮助走进了西楚王位于深宫的书房,看到上方坐着一个白发的老人,很是恭敬地说道,他并没有理会自己进来之前,别人的建议,男儿膝下有黄金,只跪苍天和娘亲,一个西楚王,还没有值得他乌血鸦下跪。

    乌血鸦,是“乌衣帮”的帮助,现年七十岁。“乌衣帮”是迷幻大路上十大杀手组织中排名最末的一个帮派,但是就如果“清风堂”一样,“乌衣帮”有着和他的排名不相称的实力,只不过“清风堂”的排名高了,实力却很低,但是“乌衣帮”却刚好相反。

    “乌帮主,你可来了。”西楚王放下手中的书,赶紧站起身,从书桌不旁走了过来。

    西楚王握着乌血鸦的手,拉着他走到一边的坐下,脸上洋溢着高兴的笑容:“乌帮主,我总算是把你给盼来了。”这时一个侍卫端着茶壶走了过来,西楚王那起茶壶,对那个侍卫说道:“你先下去吧,我这里不需要你服侍。”

    在那个侍卫离开之后,西楚王伸手那了一个茶杯,在里面倒满了茶水,把茶杯放到了乌血鸦的身前,“乌帮主,你喝!”

    “大王,你这是……“乌血鸦说着就站起来。

    西楚王赶紧放下茶壶,站起身走到乌血衣的身前,把乌血衣按了坐下去,嘴里说道:“乌帮主,这里又没有外人,况且你今年也已经是七十了,比我还大了四岁。我为你倒茶,没有什么不应该的。”

    乌血鸦看着笑容满面的西楚王,知道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只是淡淡说道:“大王,你今天找我有什么事,你还是先说了,否则我喝茶也喝得不安心。”

    “呵呵……乌帮主吧把话说到哪里去了,我也只是想和你喝喝茶,以前派人去乌衣总坛请来几次了,可是每一次乌帮主不是外出游山玩水,就是闭关修练,今天能得见乌帮主,我看还是本王的容幸啊!”西楚王笑道。

    “大王,如果真的没有什么事,这一杯茶我可要喝下去了哦!”乌血鸦指着茶杯,对西楚王说道。

    “嗯……”西楚王把半握着的右拳举到了嘴唇边,“乌帮主,本王这一次请你来其实是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的。”

    “哦,大王你现在遇到了什么困苦尽管说,只要是我乌某人能做到的,我一定义不容辞!”乌血鸦站起身,对西楚王保证道。

    “乌帮主,我们西楚国最近的情况我想你也是知道的,我们西楚国的军队现在在起雾山遇到了一点问题,所以我们需要给前线运送一大批的军粮,虽然我已经准备了许多人守卫军粮,可是乌帮主,你是知道的,明炀军有云天心在暗中相助,我担心这一次行动,云天心的人还会参与对我军军军粮的袭击之间,所以我想让乌帮主让你的人,随我军一起将军粮运送到起雾山,不知道你对此有什么看法。”西楚王说完后看着眉头紧锁的乌血鸦。

    “大王,如果你说的是别的什么事,我或许会答应你,可是这一件事……”乌血鸦面露难色。

    “别人都说云天心有并吞其他杀手组织的气势,我还不相信,可是看到乌帮主如此惧怕云天心,我到有几分相信这个传言了。”西楚王说道。

    “老狐狸!”乌血鸦在心里骂了一句,刚才西楚王已经说了这只是传言,他自然不好要西楚王说出这个说法的出处。

    “大王,你误会了我的意思。”乌血鸦假装受到了冤枉,“大王,你知道的,我是‘乌衣帮’的帮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乌衣帮’就是我的,可是谁也不能否人另一种说法,那就是我也是‘乌衣帮’的,所以大王你这一次需要我做的事,是要动用我们‘乌衣帮’的许多帮众的,我一个是很难决断的。如果大王你不介意,我想回去把这一件事和大伙商量商量,看看他们的意见。”乌血鸦很快就为自己找到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样啊?”西楚王站起身,眉头微微一皱,“乌帮主,那么我什么时候可以得到你的回音呢?”

    “大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明天晚上我就可以给你答案。”乌血鸦说道,“我知道现在时间紧迫,不管最后的结果怎么样,我们是绝对不会误了军粮运送到起雾山的时间的。”

    “好吧,我希望明天能得到乌帮主的好消息!”西楚王点点头,他又补充了一句:“乌帮主,如果你们‘乌衣帮’愿意出这一份力的话,事先我会给你们二万金币作为报酬的,回来之后,本王另外有赏。”

    乌血鸦眼中的神采一闪即逝,但是依然没有能逃过西楚王的眼睛。

    “大王,报酬不报酬的咱们现子就不说了,我还要回去征求他们意见。”乌血鸦装出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平静地活道。

    “本王知道乌帮主的难处!”西楚王点点头,“来人!”

    刚才那个侍从走了进来。“送乌帮主出宫!”西楚王命令道。

    那个侍卫领着乌血鸦走出了西楚王的书房。

    “两万枚金币?”西楚王说道,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

    “帮主,我咱们不应该参加到这一次对军粮的护送当中。”蔡富贵说道,“咱们不应该和云天心为敌才是。”

    乌血鸦没有出声,扫视了一下坐在大堂上的人,开口问道:“你们的意见呢?”

    左子木站起身,大声说道:“帮助,我觉得副军师说得没有错,我觉得咱们完全没有必要参与到这一场战争当中来,我们只是一个没有国界的杀手组织,如果一旦……”

    “子木,你似乎忘了,‘清水组’的张子建可就是和明贤王有合作的,现在云天心不也是和明炀王有合作吗?”乌血鸦对于没有人帮助自己说话,心中很是不满。

    “帮助,张子建现在的处境你又不是没有看到,至于云天心,所有的人心里都清楚地知道,如果他真的让自己的人都参与到了明炀国和西楚国的战争当中来得话,战争根本就是不会是现在这样僵持的局势。”盛肖白也站起身,阐述了自己的观点。

    “你们不是怕了云天心了吧?要知道照现在的情形发展下去,我们‘乌衣帮’迟早是会被他给拔除的。”乌血鸦冷冷地说道。

    “帮助,云天心只会对付那些对他心怀不诡的人,我们‘乌衣帮’如果没有惹上他,他是绝对不会……”蔡富贵的话被乌血鸦打断了。

    “不要说了,我已经答应了西楚王,要知道借助西楚国的力量,我们将来才有可能与云天心相抗衡。现在所有人就去准备行李,到时候由副帮助蔡富贵带领大家在兴都城的东城门外集合,至于我,我就不再去送你们了。”乌血鸦站起身,走进了内堂。

    蔡富贵叹息一声,对大堂上看着自己的众人说道:“大家都回去准备吧,明天就要出发了。”说完后他惋惜地要头走开了,他知道乌血鸦绝对不是因为壮大“乌衣帮”才要执意帮助西楚王的,想必是受到了西楚王的利诱不能自已。

    …………

    “大王!”乌血鸦再一次走进了西楚王的书房,这一次他的心都在跳,对于所有人来说两万枚金币的可都不是一笔小的数目。

    “乌帮主,你可总算是来了!”西楚王坐在椅子上抬头对乌血鸦说道,“对了,我昨天和你说的事,你们‘乌衣帮’的人是什么态度啊?”

    “大王,大家都觉得大王愿意雇用我们是我们的容幸,所有的人都同意了我的这一件事。”乌血鸦说道。

    “是吗?”西楚王拿起茶杯,看了一眼,又放回到了桌子上,站在他身后的侍从赶紧拿起茶壶将茶杯倒满。

    “记住,你是新来的,今天我就不和你计较,但是如果有下一次的话,哼……”西楚王冷哼一声,饮了一口茶。

    “你先下去吧!”西楚王放下手中的茶杯,缓缓地说道。

    乌血鸦看到那个侍从放下手中的茶壶,跑了过来,从自己的身边走出了书房。

    “大王,我已经让所有人都准备好了,他们明天早上就会在东城外集合,大王派人去就会见到他们了。”乌血鸦笑嘻嘻地说道。

    “是吗?”西楚王问道。

    “是的,我已经跟他们说了,我不会去为他们送行,所以到时候我也就不会在那里出现,大王你只要让人拿着这个东西给蔡富贵看,他就会领着人一路护送军粮到起雾山的。”乌血鸦从怀里拿出一个铜钱,走到书桌前放下后,便又退回到原地站立。

    “这么说即便乌帮主你不出现,我们的行动依然会很顺利了?”西楚王笑了笑,看着手中的铜钱问道。

    “大王,你说得一点也没有错。”乌血鸦肯定了西楚王的想法。

    “乌帮主,你知道见天我为什么换来一个侍从吗?”西楚王忽然问道。

    对此乌血鸦只是茫然地摇摇头,他是真的不知道。

    “是这么回事,昨天送走了乌帮主之后,我想到了那个侍从虽然没有看到我亲自为你倒茶,但是他知道我伸手从他托着的木板上提起了茶壶,他也就应该知道我会伪你倒茶的。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我可是西楚国的西楚王,要是这一件事让别人知道,那我的威严不就当然无存,所以我就把他杀了。”西楚王轻描淡写地说道。

    乌血鸦盯着前方的西楚王,他没有动,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被西楚王上的杀气给锁定了,是在不知不觉中被锁定的等到他察觉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你不但知道此事,而且就是我为你倒的茶,同时为了不让别人知道我求你办过事,我想死也许就是唯一解决我担忧的方法了。”西楚王很轻松地站起来,但是乌血鸦依然不敢动。

    “大王,我向你保证,我是绝对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别人的。”乌血鸦吃力地说道。

    “是吗?”西楚王慢慢向乌血鸦走近。

    “大王,我用自己的生名作赌注,对天发誓。”乌血鸦说道。

    “可惜啊,你的小命是在我的手里,而且我不相信你的誓言,或许你只有死了,我才能真正地做到高枕无忧。”西楚王的眼睛一眯,他出手了,可是也就在这个时候原本一直被他杀气锁定的乌血鸦动了。

    西楚王和乌血鸦的身影在空中交错后很快就分开了,西楚王转过身,伸手抹去嘴角的血迹,看着背对着自己站立在原地的乌血鸦。

    “没有想到最后一时大意,居然还中了一招。”西楚王自言自语道。他对着乌血衣的尸体一挥手,很快乌血衣的尸体就不见了,地上只有一股血水。

    “来人!”西楚王叫道。

    看来明天西出王又要换侍从了。

    年轻时候的西楚王曾经秘密地到过许多的国家,他也利用不同的身份拜师学艺,所以练得一身的好本领,但是除了他自己,没有知道这件事——所有传授过他技艺的人都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上。

    “云总舵主……”天心的统帅营房对于小芬和小芳来说,可以说是来去自如。

    天心抬起头,看到小芬和小芳都看着自己,眼睛一眨不眨,于是打趣道:“怎么了,难不成我出的题目太简单了,你们已经想到了答案。好吧,你们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答案,那就告诉我吧!”

    “云总舵主,你可不可以换一道题目啊,这一题似乎是有那么一点偏难!”小芳用大拇指按住了自己的小拇指的指甲,对天心说道。

    “是吗?”天心看向站在一旁不语的小芬。

    小芬点点头,连忙低下了头。天心看到她的脖子已经红了,知道她是在为自己没有能想出解决这一道题的答案而羞愧。

    “你们开始的时候不是很自信的吗?”天心微笑地说道,他看到小芳也低下了头,于是说道:“我只是和你们开完笑,你们要留在这里就留在这里,但是我要声明的一点就是你们只允许在这里和我的营房这两个地方待着,绝对不能向上次一样到处跑。如果你们熬不住想散心的话,可以和我说一声,我会找人陪你们一起去的。”

    “嘻嘻……”小芳笑嘻嘻地抬起了头,同时看了看小芬,嘴里还说道:“小芬师姐,我就对你说了不用担心,即便我们真的不能解出这一道题,云总舵主也不会赶我们走的,你就是不信,现在你应该知道我说得没有错了吧!”

    “你……”天心伸手指着小芳,看着小芳笑对着自己,他也就没有说下去。

    “总舵主,刚才真是对不起!”小芬走到天心的桌案前,对天心说道。

    “小芬,我又没有生你们的气,倒是我刚才听小芳的口气,你们已经知道这个问题该如何解了?”天心看向了小芳。

    “那当然,要知道我们俩可是绝顶的聪明人嗳!”小芳骄傲嘻嘻地说道。

    “小芬,你告诉我你们的答案!”小芬点点头,走到了天心的身边,俯下身在天心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挺置身,小芬和小芳一样紧张地看着天心,必竟她们虽然自信,但是还是最终的答案还是要得到天心的认可才行。

    “小芬,没有想到你的鬼注意不比小芳少啊!”天心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天心说的并不是小芬和小芳所关注的,“你是不是担心自己的答案错了,你们就可以反悔说,刚才你其实在我只是自言自语,不是真正地告诉我答案,因为谁也没有这样告诉别人自己答案的,因此你们还可以有一次机会?”天心看到小芬低下了头,“很不幸地告诉你们,你们答对了!”

    天心看到小芬和小芳都跳了起来。

    “我们答对了!”www.7biquge.net笔趣阁 138小说网www.138xsw.com 132文学www.132wx.com 136文学www.136wx.com 150中文www.150zw.com [记住我们:www.11zww.net  11中文网  手机版 m.111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