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网,烽火中文 > 穿越小说 > 天地奇葩 > 章节目录 第八十章 闲谈
[笔趣阁wap站:m.111biquge.com] m.fhzwxs.com]wap.138xsw.com m.15zww.com m.19zww.com www.55zww.com www.i55xs.com    天心站在船尾,看着夜幕中渐渐远去的锡阳城,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想法。他不是没有考虑过去“清水组”的总部找张子建,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他现在又不肯那个杀得了张子建。万一遇到张月华和谢玉致这两个曾经的朋友,他应该怎么做呢?天心不知道,所以他选择了离开,离开了安武国。离开了锡阳城。

    天心不知道自己再次回到锡阳城的时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光景,不知道有没有以“兴泰酒楼”的老板邬子虚的身份回到锡阳城时风光。天心现在已经不再幻想着自己以后回到锡阳城会做出何种经天纬地的伟业,因为这一次回到锡阳城之前,他就想过把明贤王的安武国从迷幻大陆上彻底消失的,可是现在自己还不是这样灰溜溜地离开了锡阳城。

    “客官,外面海风大,你要不要进船舱好好地休息。”船家走到天心的身边,对穿着单薄的天心说道。

    “谢谢船家了,我没有事。”天心谢绝了船家的好意,继续看着远方。他的眼中除了乌黑的一片,什么都没有,天空中没有繁星,也没有明月,海面上没有燃灯的灯塔也没有归行的渔船。

    “客官,你是第一次离开家吧!”船家看着天心的表情,误会了天心的意思。“其实你们年轻人是不应该这么眷恋家的,到处走走,对你们是有好处的。”船老大看向了远方。

    “船家,你什么时候开始在海上航行的,我想你在海上航行的年头应该不少了吧!”天心转过身,对身边的船家说道。

    “我啊,十八岁就登上了船,从那以后我的甚或起居都是在船上,所以我说我在船上待的时间比在岸上待的日子还多,一点也不为过。”船家甚为骄傲地说道。

    “你难道没有想过自己会转行吗?”天心转过头,通过船舱里发出的些许亮光,看着船家的古桐色的脸。

    “没有,因为航海就是我的职业。”船家很坚定地说道。

    “对了,客官,你所说的那艘大船我怎么还没有看到啊,要知道海上风急浪高,单凭我们这艘小船是很难在海上过夜的。”船家没有忘记天心在码头对自己的承诺。

    “等一会吧,一会儿我们就应改看到他们了。”天心并不担心,他已经感觉到有船只在向这边靠近了。

    船家转头四下看了一下,他突然高兴地说道:“客官,你看,那里有船在向这里靠近。”

    天心转过身,看到一艘船首挂着几盏灯笼的船向这边靠近,嘴角边露出了笑意。大船在天心所在的这艘小船的不远出停了下来,天心看到大船上放下了一艘小舟,似乎有一个人登上了小舟,小舟向这边划了过来。

    在小舟离天心所在的小船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的时候,小舟上的人跃了起来,在船家诧异的目光下,在天心的身前轻轻地落了下来,船身没有任何的摇摆。

    “少爷!”来人激动地说道。

    “荣军,咱们又见面了。”天心和华容军拥抱在一起。

    “少爷,从今以后我是不会再离开你了。”华容军哽咽着。

    “不会的,今后咱们可是要并肩作战了,因为你是我的左膀右臂。”天心答应了华容军的要求。

    “荣军,山人天变人呢?”天心问道。

    “少爷,我们在中午的时候遇到了杨师父他们,后来又遇到了一天大师他们几个,一天大师带着的一个女孩子对山人天变说了几句话之后,山人天变就把船上的事务交由我打理,自己随着一天大师他们先去明炀国了。”华容军的回答果然在天心的预料之中。

    “荣军咱们会船上去吧。”天心说道,同时他伸出手,抓住那个船家的手臂,轻轻一跃,就将船家带到了大船上。

    “少爷!”所有列队在大船船首的人都异口同声向天心行礼。

    “礼仪大家就都免了吧!”天心声音虽然不是很洪亮,虽然船首的风声很大,但是每一个人都把这一句话听得清清楚楚。

    天心侧过头,对惊魂未定的船家说道:“船家,今晚你现在这里住一宿,明天再回家也不迟。”

    船家点点头,感激地说道:“谢谢公子的美意。”他再怎么耳聋眼花,也知道身边的这个年轻人自己应该以“公子”相称。

    “荣军,你给安排一下。”天心对跟上船的华容军说道。华容军点点头,引着那个老船家离开了。

    天心走到船首的中央,他的两边站立的是当初还只是一些地痞小混、现在却已经是人中龙凤的众多手下。“上次在‘梦幻岛’我也没有机会问你们,现在你们可以告诉我,这些年你们都过得怎么样啊?”天心的话在此在每一个人的耳边响起,并没有因为船首的海风而失真,“还有,大家有必要这么规矩嘛,我记得以前大家不是很随便的嘛!大路,你来说!”天心一眼就看出身前的这个身体威武的男子就是当初的李大路,于是直接点到他的名字。

    李大路怎么也没有想到天心第一个就会要自己回答问题,他的确很为难,因为他知道自己从来都不会撒谎的。李大路伸手抓了抓额头,开口说道:“少爷,这两年来我跟在华大哥的身边可真是吃过不少的苦头啊,我们走过荒芜人烟的沙漠,走过猛兽出没的戈壁,穿过树木茂盛的森林,也攀登过高耸如云的山峰……”

    “你还能活到现在,看来你真是命大啊!”天心微笑道。船首原本很严肃的气氛也因为天心的这一笑,松弛了许多。

    “呵呵……是啊,有几次我都以为自己要很阎王作最亲密的接触了,可是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还能熬过去,活到今天。”李大路憨笑道。

    “那是因为阎王可不想看到你这么一个人和他作‘最亲密的接触’。”天心取笑道。船首的所有人都哄然大笑起来。“就是嘛,如果是我这么俊朗的男子,阎王或许才会看上的。”有人开始“挖苦”李大路,“你有我俊朗嘛?”有人不服了……

    “大路,这些年我的确委屈了你们兄弟了!”天心伸手在李大路的肩头拍打了几下。

    “少爷,我们不怪你,只要是为了少爷,我们赴汤蹈火在所不辞。虽然大路从死门关前转了几回,但是现在的我已经与以前的我不能想必了,华大哥是怎么说来的,士别……士别……”李大路脸露难色,他还真记不住这些拗口的话。

    “识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天心好气地说道。

    “对、对,少爷,华大哥就是这么说的,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李大路不停地小声说道。

    “大路,你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就给忘了?”华容军的声音响起。

    “荣军,怎么样了?“天心看到华容军走了过来,开口问道。

    “少爷,我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你就放心吧。”华容军回答道,对于天心吩咐给他办的事,他从来是不敢怠慢的。

    “大路他经常把‘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句话挂在嘴边吗?”天心看到了李大路的尴尬笑容,还是开口问道,他同时也看到李大陆正不停地对华容军使眼色,似乎要他不要说出实情。

    不过很可惜,这一次华容军一直没有看李大路,也就没有看到李大路的眼神。“大路呢,一直想在少爷面前先是自己有文采,在众多的语句中,只有这一句能有的上,可是他又健忘,为了能记住啊,他就经常把这一句话挂在嘴边,只可惜关键时候没有见效,还是少爷你提醒可他。”华容军笑道,他看向了李大路,发现李大路正盯着自己看,赶紧把头转开。

    “哈哈……”天心发出了爽朗的笑声,所有人都笑了起来,这其中也包括笑料的主角李大路。

    “大路,你刚才的一句‘赴汤蹈火’用得很不错,但是你却误会了我的意思了。”天心在笑声渐渐平息之后,方才说道。

    “大路又有什么地方说错了啊?”李大路很是无辜地说道。

    “我不需要你们为了我‘赴汤蹈火’,我只是希望你们为了我而活着!”天心很平静地说道。他的话语中没有华丽的词藻,但是李大路和船上所有的人一样,都感到了暖心窝的舒坦。

    天心见所有人都没有说话,于是开口提议道:“现在天色已经不晚了,外面海风又大,大家就早点会船舱休息吧,明天咱们还要赶路呢!”

    “对,少爷说得没有错,大家都回去休息吧。”华容军的一句话打消了李大路还想留下来的念头,因为他再笨也知道少爷和华大哥有要事要商量。

    在天心的关注下,所有人都离开了船首的甲板。“少爷,那艘小船……”华容军在天心的身边提醒道。

    “就让它去吧!”天心嘴角边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荣军,你真的很厉害了。”天心说完这一句,就向船舱走去。

    “荣军,闽江城的情况山人天变已经来信给我大体上叙述了一遍,但是我希望你能把具体的情况对我说一说。”天心走进华容军为他准备的卧室,在靠近油灯的桌子旁坐了下去,在华容军按他的手势坐下去之后,天心才开口问道。

    “少爷,上次我和山人天变按照你的意思,去到瑞莱国的帝都瑞襄城找庆笑,当时庆笑见到我们十分的高兴,当场就说出了他就是在闽江城收购几家酒楼那股势力的幕后黑手,同时他也告诉我们,他现在在瑞莱国已经发展了一个极为庞大的神秘组织,但是这个组织具体在运作什么他没有对我们说。”华容军停顿了一下,看着天心。

    “情报网,他运作的一定是情报网。这么说他在你们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是欺骗我们了。”天心很肯定地说道。

    “少爷,你为什么这么认为呢?”华容军知道天心这么说一定有他还没有想明白的道理。

    “如果我没猜错,庆笑想必早已经知道我就是云天心了,但是由于我顾忌着不想暴露他的身份,不去找他,他也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来找我。这也是为什么我一回到锡阳城,张子建就会派人来对我进行行刺的原因,因为庆笑早已经把我的身份透露给了张子建,他和张子建狼狈为奸,欲将我除去。”天心脸上没有杀意,有的只是笑容。

    天心对紧握着拳头的华容军说道:“荣军,你接着说。”

    “后来,庆笑向我们建议,把这场游戏继续演下去,他继续在闽江城进行势力的扩张,让反对‘兴泰酒楼’的人看到希望,都投奔他去同时我们‘兴泰酒楼’作出让步的姿态,让更多犹豫不决的人加入他那里,等到时机成熟,他在突然宣布,他的那些酒楼全部加入到少爷的‘兴泰’招牌下。本来……“华容军说道此时,不由停住,他并不想在背后议论别人的功过。

    “本来你是想请示我的,但是山人天变却打包票说,没有事,于是你们开始演这一场戏,先把‘兴泰珠宝行’让庆笑并吞去,见到果然有许多人都开始附庸他庆笑,于是也把我离开闽江城之后,李明显他们新开张的许多有发展潜力的商行慢慢让庆笑吞并,同时山人天变也开始慢慢策划让所有人安全地离开闽江城的计划。”天心虽然当时并不在闽江城,但是他的猜想却是**不离十。

    “少爷,事情的发展大体上就是这样,至于山人天变的策划,我也是在庆笑的那帮手下攻进了‘兴泰酒楼’之后,我才从山人天变的口中知道的。荣军犯有失责之罪,还请少爷惩罚。”华容军说着就站起身,一个膝盖着地,半跪在甲板上。

    天心赶紧站起身,走上前,双手微微一用力,把华容军从地上扶了起来,“荣军,这不能怪你,也不能怪山人天变,既然你们还没有去到闽江城之前,我就应该察觉到庆笑的不轨之心,可是我没有做到,居然还让你们去找他,是在有愧于你们众多弟兄啊!”天心自责道。

    “少爷,你不能怪你,你是出于保护庆笑的原因才没有去找他,没有想到他居然对云家的养育之恩全然不顾,作出如此有违人性的事,实乃人神共愤。”华容军愤然说道。

    “人神共愤我想未必,但是他惹我生气却是不挣的事实,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庆笑会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多么愚昧,自己的路是一条通往地狱的无间道。”天心很平静地说道,但是华容军却从这一份平静的话语中察觉到了血腥,刺鼻的血腥味。

    “荣军,你回去休息吗?”天心开口问道。

    “少爷,我还要准备看戏呢!”华容军眼中露出狡猾的笑容。

    “随便你吧!”天心笑着摇摇头,他一挥衣袖,桌上的油灯熄灭了,卧室里漆黑一片。

    船身在不停地摇摆,但是整艘船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响声,大家都已经睡了。天心说得没有错,明天大家还要赶路呢。

    子夜,船舱里给外的安静,船舱外是海风声,是海水拍打船身的声音。天心的卧室和华容军以及别人的卧室一样,都是漆黑一片。这是有一个人影悄悄地窜到了天心的卧室外,人影站立了片刻之后,轻轻地推来了天心的卧室门,向天心的床铺走了过去。

    “啪”一阵声响,天心的卧室门被关上了,人影想闪后退的时候,卧室里的油灯亮了起来。

    “啊……”华容军打了一个呵欠,他伸伸手,舒展了一下懒腰。

    “船家,你这么晚找我有什么事吗?”天心看着从惊惶失措中很快镇定下来的那个船家,开口说道。

    船家看着天心,只是说道:“云天心,没有想到你居然没有中我的毒。今天我被你们抓到,要杀要刮,你一句话,我如果皱一下眉头,我就是他妈的孬种!”那个船家没有挣扎,他知道自己即便挣扎也没有用。

    “我可以告诉你,在我上小船时,你扶了我一把,的确已经把毒注入道了我的体内,但是在我将你带上大船时,我不也是握住了你的手臂了吗,咱们这也算是礼尚往来,至于你能不能活命,就看你给我下的毒有没有解药了。”天心缓缓地说道。但是他很快就知道船家对自己的下的毒没有解药,因为船家在听到他的话之后,脸色微微一边,很就双手卡着喉咙口,到了下去,僵直不动。

    天心看着地上的尸体,叹息一声:“这个应该不是张子建的手下吧!”

    华容军看着天心,他没有问,因为天心刚才的话就是要自己去查探此人的幕后黑后。

    “少爷,既然他都已经给你施了这么厉害的剧毒,那他为什么还要潜入你的房间?”华容军不解地问道。

    “他说他杀了云天心你相信吗?”天心说完后站起身,“该休息了!”天心走向了床铺。

    华容军也站起身,把地上的尸体扛在了肩上,走出了天心的卧室,离开时,他没有忘记帮天心把油灯熄灭,以及把卧室门关紧。

    天心很快就睡着了。www.7biquge.net笔趣阁 138小说网www.138xsw.com 132文学www.132wx.com 136文学www.136wx.com 150中文www.150zw.com [记住我们:www.11zww.net  11中文网  手机版 m.111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