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网,烽火中文 > 穿越小说 > 天地奇葩 >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七章 冰释
[笔趣阁wap站:m.111biquge.com] m.fhzwxs.com]wap.138xsw.com m.15zww.com m.19zww.com www.55zww.com www.i55xs.com    “邬大哥,咱们走吧!”寒玉跑到邬子虚的身边,香汗淋漓,喘息地说道。“去哪里啊?”寒珏跑了过来,不明所以地问道。邬子虚与寒玉对视一眼,笑而不答,转身就向远处的山走了过去。

    “邬大哥,你是要到哪里去啊?”寒珏伸手拉住邬子虚,不让他继续走下去。邬子虚转过头,看着撅着小嘴,一脸不高兴的寒珏,朝站在她身后的寒玉说道:“小玉,我看还是你来说吧!”

    寒珏松开手,转身看着自己的姐姐寒玉。寒玉嫣然一笑,轻盈地走到妹妹的身边,在她的耳边细声说道:“刚才被你这么闹腾,我现在想回去清一下身子。小珏,你难道不要吗?”寒珏一愣,露出了笑容,但是嘴里仍然说道:“姐姐你应该早点说的,有必要搞得这么神秘吗?”她的话刚说完,就发现姐姐已经是面红耳赤,她的脸也立刻羞红起来,但是她仍然鼓足勇气看向邬大哥,哪知道邬子虚已经走到很远处了。寒珏向远处的邬子虚叫嚷道:“邬大哥,你别落下我和姐姐啊!”说着她拉起姐姐寒玉的手,向邬子虚那边追赶过去。

    邬子虚一行三人走到了山洞口,寒玉和寒珏没有向他招呼一声便跑了进去。邬子虚闭上双眼,在洞口站立许久。他突然睁开双眼,看向洞口上方被一块突出的怪石所遮挡住的阴暗部分。这时候,他心中那份被偷窥的感觉没有了,嘴角边不由露出一丝嘲笑。

    看着眼前的石门缓缓打开,邬子虚慢慢地走了进去。他走到先前的那张椅子边坐了下去。寒封从邬子虚一走进石室,两眼就没有离开过他的身体,但是邬子虚没有介意,刚才他已经生过一次气了。生气,只会气坏自己的身体,得意的是别人。

    “楼主,看来这个山洞的设计还是挺巧妙的嘛!”邬子虚扭头向四周打量,若有所指地说道。“子虚,你要知道我可不是想监视小珏啊!”寒封笑着说道。

    “我知道。小珏曾经对我说过,她每次站立在洞口,就都会有一种被人在暗中窥视的感觉。我想小玉应该也有这种感觉的,只不过她早已经想到,窥视的人是你。你的想法倒是挺新颖的,通过这种方法来查看哪些人已经背叛了你。高,实在是高!”邬子虚说道,嘴角边依然挂着微笑。

    “子虚,咱们是不是应该坦诚布公地谈谈了。”寒封看着坐在身前的邬子虚,开口说道。“楼主,既然你这么说,我没有意见。”邬子虚虽然是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却暗藏玄机。

    寒封知道邬子虚要自己表态,也就开口说道:“不错,我以前的确是想利用你。从一开始,我就从你们‘无痕会’的东方独那里知道了你的真正身份,出于谨慎的目的,我没有把关于你的事告诉小玉,她虽然很会伪装,但是我一直认为子虚你比她更胜一筹。所以我就以自己练功走火入魔为由,让她去闽江城拉拢你。”邬子虚笑笑,风趣地说道:“现在看来,她的确是很圆满地完成了你的任务。”

    寒封听到邬子虚的话以后,脸上没有露出丝毫的歉意,继续说道:“我原本想,你是‘无痕会’的少主,将来能借你嘴,让你的义父帮我的。不想世事难料,司马徒总舵主的离逝,让你坐上了‘无痕会’总舵主的位置。这才使得我对你更加看中,也就是在那时候我开始算计该在什么时候,通过什么手法把你除去。因为你的表现太抢眼了,我有种危机感,你将来一定会通过小玉或是小珏,把我为之辛苦一生的‘梦幻岛’纳入到你‘无痕会’的旗下,这是我绝对不允许发生的。”说道最后,寒封的脸上已经变得很严肃。

    “其实我对小玉和小珏有的只是兄妹之情,没有别的意思的。”邬子虚开口说道,他说得很简单,有些事是会越描越黑的。

    “哈哈……”寒封笑了。邬子虚看向他,眼睛把心中的疑惑透露给了他。寒封的笑声慢慢停止,他看着邬子虚,语气中充满了对他的无奈:“子虚,你要知道,当一个女人喜欢上一个男人的时候,那个男人就很难再逃出那个女人的手心了。”“或许是女人都比男人专情吧!”邬子虚轻轻说道,他似乎已经看到了一生未娶的寒封的过去——那应该是一个凄美的故事。

    “子虚,你这么说不是自甘堕落了,其实不然,有时候男人也是很专情的,只不过他们都是把事业摆在了首位。”寒封露出辛酸笑容,无奈地说道。邬子虚不语,但是他已经知道寒封刚才那句“把我为之辛苦一生的‘梦幻岛’”,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是无奈,是辛酸,也是藏在心中永远的痛!

    “楼主,我也实话告诉你,开始的确有把‘梦幻楼’纳入‘无痕会’的意思,现在我还有这个意思。”邬子虚谈谈地说道。

    “你凭什么这么说?”寒封脸上没有显出过分激烈的神情,冷静地问道。

    “我不凭什么,但是如果我们不这样的话,‘无痕会’、‘梦幻楼’迟早会从迷幻大陆上消失。”邬子虚分析道。“你为什么这么说?”寒封眉头微皱,沉重地问道。

    “楼主,你应该知道‘水晶门’已经和‘蒸发组’合并了,你想他们会放过我们吗?”邬子虚问道,他还补充说道:“虽然现在他们的触角还没有伸向这里,但是我想楼主应该知道在安武国,他们的势力已经无处不在,别的势利根本进不去了。这在迷幻大陆的所有组织当中,到现在为止,也只有他们能够这样。”

    “子虚,你别忘了,他们是得到明贤王支持,才能这样的。”寒封没有否认邬子虚的见解,只是在对他的话进行补充。

    “虽然我不敢确定,但是我想‘缥缈阁’的人也已经找到了合适的合作伙伴了。”邬子虚笑着说到。

    “哦!那么子虚怎么会认为‘梦幻楼’还没有找到合作伙伴呢?”寒封开口问道。

    “楼主,或许你以前也曾努力试过,但是结果应该都没能令你满意。”邬子虚看着寒封,眼中闪着智慧的光芒。“子虚,你怎么这么自信呢?”寒封露出了笑容,似乎是在告诉邬子虚,他的想法错了。

    “因为楼主你虽然有和他们合作的意象,但是他们出于自身的考虑,不愿参与到‘梦幻楼’内部的权利斗争中。我说得没错吧?”邬子虚讲出了见解。

    “子虚,那你为什么会愿意于我合作呢?”寒封不置可否,继续问道。邬子虚对寒封的问话丝毫不在意,可能他没有习惯过被别人这样问过话,所以每次自己的问话,寒封都没有回答,但是他没有出言反对,就相当于默认了。

    “因为我知道楼主你一定有办法,把‘梦幻楼’内部的事务打点好的,更主要的是,即便你不愿与我和作,我也会帮助你的。刚才小玉和小珏的反应,你在洞口是看到的。”邬子虚说完后笑了,寒封看着他也笑了。

    “爷爷,你们在笑什么啊?”寒珏从石门里探出头来,看着他们。此时石门慢慢打开,寒玉从寒珏的身后走了出来。寒珏蹦跳着跟在寒玉的身后向邬子虚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我们在说小珏是不是很听话的女孩子?”寒封调笑着说道。寒玉一下子扑到寒封的怀里,伸手抚摸着爷爷的花白胡须,甜甜地说道:“爷爷,那你告诉我,小珏是不是一个听话的乖孩子啊?”

    “爷爷怎么说都已经不再重要,只是子虚并不这么认为啊!”寒封把这个问题踢给邬子虚。寒珏坐在寒封的大腿上,眼睛直直地看着邬子虚,委屈地说道:“邬大哥,你难道认为小珏是个不听话的好孩子吗?”

    看着寒珏发红的两眼,邬子虚不紧不慢地说道:“小珏当然不是一个好孩子了,现在小珏已经是一个貌美如画的小姑娘了!”“哼”小珏撅起嘴,嘴角边露出了笑容。

    “小玉,你先和小珏到别的地方去,我现在和子虚有要事要商谈。”寒封朝寒玉点点头,对她说道。

    “爷爷,早上你不是已经和邬大哥谈过一次了吗?”寒珏从寒封的大腿上站了起来,不满地说道。寒封装出一副生气的面孔,厉声说道:“刚才子虚真是不应该夸奖你。”

    寒珏拉起姐姐寒玉的手,向回跑,留下了一串爽朗清脆的笑声。

    “子虚,如果我们合作虽然对我们是很有利,但是我很想知道,你会怎么对待合作的‘无痕会’与‘梦幻楼’?”寒封说道,这才是他内心真正关注的。

    “我们可以重新组建一个新的组织。”邬子虚轻松地说道。寒封眼中露出一丝寒光,冷笑一声,不屑地说道:“这不就是要把‘梦幻楼’瓦解吗?”

    “瓦解?楼主,我希望你明白,如果这是叫‘瓦解’的话,那么‘无痕会’也被瓦解了。新建的组织首脑,可以是你们‘梦幻楼’的人。”邬子虚对寒封的表态不为所动,平静地说道。

    “子虚,你要知道我现在已经老了,将来小玉绝对不是你的对手的。”寒封一针见血地指出,他显然认为这是邬子虚的如意算盘。

    “我对将来不作任何无谓的猜想,我只知道如果楼主不愿与我合作,我会去找别的组织。但是我向楼主你应该明白一点,如果你再不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合作伙伴的话,‘梦幻楼’就没有将来了。”邬子虚语气也是越来越强硬。

    “你真的这么想吗?”寒封漠然地问道。“楼主,虽然我对你抱有很大的信心,但是内讧的结果我是知道的,到那时,一切都很难说了。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你再去找谁合作,他们都会一口答应你的。”的确,那时的“梦幻楼”在内讧后实力已经大大削弱,所有人都不会错过这次并吞“梦幻楼”,壮大自己组织的机会。

    “我现在和你合作还不是被你的‘无痕会’吞并。”寒封沉默了片刻,方才开口说道。邬子虚听到寒封说出内心的困惑,选择了沉默,现在他所有的话,在寒封看来,都只是为了达到自己的吞并“梦幻楼”的目的。现在他所能做的事就只有等,等寒封把这件事想通,想明白。

    “姐姐,你说爷爷会和邬大哥谈些什么事啊?”寒珏侧过头,向姐姐寒玉问道。寒玉对寒珏露出一个笑容,伸手抚摸着妹妹披在肩上的长长秀发,柔声说道:“爷爷和邬大哥谈的事一定事非常重要,所以才不要我们在一旁倾听。我们啊就别在这里为他们的事操心了,倒是小珏,你刚才说邬大哥早上已经和爷爷两个人单独谈过一次了,这是不是真的啊?”寒玉随口问道。

    “是啊,早上邬大哥的确和爷爷谈过了。那时候爷爷也把我支开了。我原本要邬大哥在石室等我的,邬大哥也答应了,只是没想到我在回到石室的时候,邬大哥已经走出了山洞。爷爷告诉我,邬大哥在山洞外等着我,也就是那时,由于急着往洞外赶,才把爷爷的话听错,导致我们俩都误会了邬大哥。”说道最后,寒珏脸红了起来,低下了头。

    寒玉伸出手把妹妹拉到自己的怀中,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傻丫头,邬大哥是不会怪罪我们的。”抬起头,寒玉的眼中露出担忧之色。

    石室的沉寂被寒封叹息声打破。“唉”寒封无奈地发出一声长叹。“子虚,你说我是不是老了?如果在以前,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答应你的要求,因为我对自己充满了信心,我相信任何的困难都不会难倒我,可是现在我做事开始婆婆妈妈,瞻前顾后。或许我真的老了,现在已经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

    “楼主,其实不然。你要知道我们年轻往往血气方刚,做什么事都不顾及后果,结果往往会做出令自己后悔一生的举措。”邬子虚轻轻地说道,其实在他的身上,早已经没有了青年人该有的血气,他有着与他年龄不相称的成熟稳重。

    “那是因为我们曾经已经犯过这样的错误。”寒封话语中充满了无奈。其实谁不是这样,只有等错误发生以后,才想到努力去弥补,但是有些错误,你用一生都不可能弥补得了。

    “子虚,一会儿你把这件事告诉小玉和小珏。”寒封站起身,看了眼离开椅子站立起来的邬子虚,无力地说道:“至于什么时候把这件事宣布出去,你就和小玉两个人拿主意就是了。”说完后,他向远处的石门慢慢走去,嘴里还不住地唠叨:“我已经老了,是到该好好休息的时候了。”

    看着慢慢走远的寒封,邬子虚嘴里挤出两个字:“谢谢!”寒封的身体一顿,站立片刻,关照地说道:“你要好好对待小玉和小珏,她们是我唯一牵挂的了。”

    “楼主,我会的。”邬子虚向寒封保证道。他没有多说无用的话,因为他要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诺言。

    邬子虚看到寒封在远处的石门内消失,自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准备离开石室,去向小玉和小珏解释在石室里发生的一切。

    “邬大哥,你终于出来了。”邬子虚刚走出山洞,就听到寒玉高兴说道。

    “怎么了,怕你爷爷把我吃了啊!”邬子虚笑着说道,他看到了寒珏在一旁掩嘴偷笑。

    寒玉脸色一红,赶忙解释道:“不是这样的,如果你再不出来了,我担心小珏跑进去。”说完后,她低下头,开始摆弄着衣角。

    邬子虚知道自己误会了寒玉,让她难看了,于是干咳几声,对站在一旁的寒珏说道:“小珏,小玉说的是不是真的啊?”小珏对他吐吐舌头,除了笑她什么话再也没有说。

    “邬大哥,你和爷爷谈的事能告诉我们吗?”寒玉抬起头,迎着邬子虚的目光,对他说道。看着寒玉一脸严肃的表情,邬子虚对她点点头,说道:“咱们再到海边走走吧!”

    寒珏听到邬子虚要跟她们说事,跑到了过来。她一手牵着邬子虚的手,一手拉着姐姐的手。他们三个人向海边走了过去。海边有沙滩,有海浪声,的确是一个谈秘密事件的好地方。

    邬子虚踩到了路面上的一块小石块,那个石块竟然被他踩入了地下。

    “楼主,我看到他们三个向海边走去了。不过才刚才的情况来看,大小姐和二小姐一直在山洞外站着,等了很久邬子虚才山洞里走了出来。他似乎和寒封有重要的事情商量。”年尧分析道。

    顾建到这时才抬起头看了年尧一眼,他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楼主,我怎么了?”见到顾建看着自己的挂在腰间的长剑,他伸手拿起长剑,放到身前。他也愣了,他的心被深深地震撼——剑鞘上居然镶着一块小石头。

    “阿尧,你先下去吧!”顾建沉重地说道。年尧转过身就慢慢走出了房间,他的心还没有能从刚才的震撼中平静过来。

    易玄士语:邬子虚和寒封冰释前嫌的同时,他的计划也向前迈出了一大步。www.7biquge.net笔趣阁 138小说网www.138xsw.com 132文学www.132wx.com 136文学www.136wx.com 150中文www.150zw.com [记住我们:www.11zww.net  11中文网  手机版 m.111biqug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