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文网,烽火中文 > 穿越小说 > 天地奇葩 > 章节目录 第十八章 惊觉
[笔趣阁wap站:m.111biquge.com] m.fhzwxs.com]wap.138xsw.com m.15zww.com m.19zww.com www.55zww.com www.i55xs.com    天心走进“新月居”时才发现,小妹云霞正在和明炀国的公主孙妍还有琴秋水在花园里说笑,她似乎没有在生任何人的气。他这才放心地走进了书房。

    天心独自一个人待在书房,他这才开始考虑自己今天的举动可能产生的不利影响。原本一直低调的他一下跃上台面,如果不能处理好,就很可能成为众矢之的。他现在必须想办法补救,但是他绝不为自己的举动而后悔。身为哥哥的他是不容任何人有伤害小妹云霞的言行的。

    天心不久就在书房见到了管家罗立和杨勇匆匆走了见来,山人天变不知道哪里去了。

    “少爷……”杨勇刚要发问,天心就插口道:“你们听到的一点都没错。”天心并没有向他们解释自己的理由,杨勇和罗立也知道天心一定有自己的理由,所以都没有再追问,更主要的是他们更为关注的现在应该做些什么。

    天心问道:“你们现在想怎么办?”他的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他绝不是自己把事情搞杂,让别人来为他收摊的人。

    杨勇看了眼天心,沉默好久,方才对他说道:“少爷,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我想咱们干脆表现出强势,让所有人不敢轻举妄动。”天心苦笑着说:“我们在锡阳的实力也就只有这么强!”杨勇摇摇头,提醒天心说道:“少爷,难道忘了我们还有老爷派过来的人?”

    天心立刻摇头反对:“这些人过几天就会派到外面去了。庆笑传回消息了,他那里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就等着人手过去了。”罗立对他建议道:“不如先让庆笑再等等。”天心摇摇头,解释说:“这个恐怕不行,如果等我们的人都被暴露了,即便他们去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天心看着身前愁眉不展的杨勇和罗立,笑着对他们说道:“你们先回去,我想到了一个能帮助我们的人了。”杨勇和罗立疑惑地看着天心,他们都看出了天心眼中的无奈,很显然天心是不想找这人帮忙的。不过由此看来此人可能的确能帮天心,他们也就安心地退出了书房。

    天心在窗前静静站着,看着眼前的景色,轻轻问道:“是小霞吗?”原本还蹑手蹑脚地在走的云霞,一下跑到天心身后,不满地嚷嚷起来:“四哥,你每次都是每次都这样。小霞再也不和你玩了。”她的这一句话天心已经不知道听过多少遍了。天心转过身,看着小妹,云霞对他做个鬼脸,跑到了书桌前坐下。

    “小霞,你怪四哥吗?”天心贸然地问道。云霞转头看了看窗前的天心,很肯定地摇摇头。“我不会怪四哥的,倒是一下子知道四哥你这么厉害,我很不服气啊!”“哦,为什么?”天心对小妹的回答很感兴趣,笑看着撅着小嘴的云霞。

    “理由很简单啊!你想我拼命努力,原本还以为在武技的修为方面能胜过你,现在看了这个唯一的机会你都不留给我了。”云霞本是无心之言,天心却一下愕然,黯然神伤。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小妹老爱缠着大哥他们,有时候宁愿与其他世家的子弟在一起,也不会长时间与自己待在一起。

    云霞看到天心眼中的一丝悲哀,知道自己的话触痛了天心的神经。她站起身,不知所措地看着天心。天心对云霞微微一笑,轻松说道:“小霞,你这是怎么了?”云霞低下头,没有出声。

    天心走了过去,用手抬起她的头,看到了她有泪痕的脸。天心怜惜地说:“这次又是谁得罪了云家的小姐了?”云霞用衣袖把泪痕擦拭干净,说道:“没有啊!”

    “那你在想什么啊?”天心随口说道。不想听到此话后,云霞原本止住的泪水,再次流了出来。天心可以肯定,小妹绝不是为自己的刚才的神情而流泪。

    “小霞,你到底怎么了?”天心伸手拭去云霞眼中的泪水,关心地问道。云霞突然扑到天心的怀里,哭诉起来:“我和四哥不一样,四哥可以去找自己的亲身父母,问他们问什么抛弃你。而小霞不可以,如果不是我,娘就不会离开三个大哥,爹也不会抛下他们。”

    天心第一次看到小妹这么悲伤,他也没有劝说,因为小妹一定把这种伤痛埋在心底很多年了,现在是该让她宣泄的时候了。

    “我一直都想比四哥强些,因为我不想别人认为,娘是不应该把我生出来的。在我认识的人当中,我只有和你比,因为你是和我一起来到云家的。”云霞又问到:“四哥,你怪小霞吗?”她没抬头看天心的表情,因为她不敢看到天心愤怒的表情。

    天心伸手在云霞的背上轻拍几下,气气地说道:“真是个傻丫头,四哥要怪也只会怪你为什么不早点把心里话说出来。你想想,娘和爹的事本就与你无关,大家怎么会怪你呢?别忘了,你可是咱们云家的‘开心果’啊!”

    云霞“噗哧”笑出声来,不满地说:“四哥把我当成什么了?不过我再也不和四哥攀比了,因为四哥厉害是我对别人炫耀的资本。”天心听到小妹地回答,心情轻松不少,随即惊呼起来:“小霞,你看把我胸口的衣服怎么样了?”云霞离开天心的怀里,跑到书房门口,转过有两道泪痕的脸对天心嘻嘻一笑,跑走了。天心低头看着自己湿透的胸膛,露出欣慰的笑容。因为以后的云霞,将会比从前的她更加开心。只要她开心,天心就会开心的,爷爷和大哥他们就会开心,谁让她是云家的“开心果”呢!

    天心走出书房时,天色已经很晚了,他这才想起小妹应该还没吃。走进大厅,孙妍和琴秋水居然坐在里面,以往晚饭后她们是不出来的。

    琴秋水见到天心,站立起来,对他说道:“天心,小霞一定要和你一起吃晚饭。我想我们到锡阳已经很多天了,好像还没吃过这里的特色食物,所以天心不介意公主和我跟你们兄妹一起到外面的酒楼吃一顿吧?”天心回答道:“秋水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天心说完看了眼一旁的孙妍,他再一次感觉到这时孙妍身上所散发出的气质和白天明显不同。此事孙妍转过头,害羞地对天心一笑,天心只是点了一下头。

    云霞把这一切看到眼里,只是对天心露出调皮的笑容,她拉起身边的孙妍,说道:“公主,我们走吧。”孙妍还没开口,就已经被她拉出了“新月居”。琴秋水微微一笑,跟了出去。天心站在,深深吸了口气,也走出了“新月居”。

    “翰明酒楼”在锡阳城里还是小有名气的,老板巩翰明是个四十多的壮年。他当年从一个普通的店小二干起的,由于干活十分卖力,而且人也比较精明,被酒店老板看中,纳为成龙快婿。不久后他就接管了酒店的事务,把酒楼改了名称,努力经营起来。

    云霞就是把孙妍拉进了“翰明酒楼”,因为这里的菜的确是锡阳城的一绝。云霞要了一间厢房,拉着孙妍的手跟着店小二走进了一间装饰独特的厢房。房间的正中摆放着一张圆桌,门的对面是一扇窗户,在进门后两侧的墙壁上分别挂着一幅山水画和一副腾龙图。腾龙图画的是一个一个上半身已经飞起,转过头来回看自己身侧的一条龙。所有人都称赞这幅画中的龙栩栩如生,因为所有看到这幅画的人,都感觉到那条龙侧身看的正是自己,不管你站在哪一个角度看它,都有这个感觉。

    天心他们坐下后,一旁的小二正要上前,云霞也不征询别人的意见,便开口报出一系列天心听都没听过的菜名。店小二退出厢房后,云霞才发现天心不满的对自己摇摇头。她伸出舌头,别过头去,不好意思地对孙妍和琴秋水甜甜地笑几声。

    天心知道小妹云霞应该是这里的老主顾了,他本应改从刚进门时店小二的态度就应该看出来的。不过这地方天心倒是一次没来过,他只要能静下心填报肚子就行了,所以一些不起眼的小店铺里倒是会有他的身影出现。

    店小二没有让他们等很久,很快把一盘盘的菜肴送了多来。这一顿饭很快结束了,结帐是天心第一次感到了何谓囊中羞涩,倒是琴秋水看出天心的窘态,拿出了一张银票结清了这次饭钱。

    天心没有和孙妍她们一起回“新月居”,他现在还有事要去完成。天心向城东走去,他来到了以前华容军和他的那帮弟兄的住处,那座破窑洞。

    天色已经黑了,不过天空的明月使得天心仍然看出窑洞外墙开始脱落,这应该是风吹日晒的结果。天心不由想到了已经两个多月没见的华容军,“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他轻轻地自言自语。

    此时一个全身穿着白色丝绸外衣的女子从破窑洞里走了出来,她用一条白丝帕蒙着面,宛如一个月中仙子。她一直走到天心身前不远才停下来。这个女子盯着天心的眼睛,一句话也没有说。天心看着她,露出了酒窝。

    “天心,你来了!”白衣女子的声音非常悦耳动听。天心耸耸肩,对她说道:“我愿本以为你不会来的,不想你居然来得比我还早。”白衣女子发出清脆的笑声,解释道:“天心第一次约人,我怎么会来迟呢?”

    天心只是笑笑,对此也不加否认。天心只是问道:“玉致,你的近况还好吧?”白衣女子点点头,说道:“现在‘蒸发组’的事我都已经可以一个人打点了,无需父亲帮我了。”

    “蒸发组”是迷幻大陆有名的一个杀手组织,在杀手组织排行榜上名列第六。“蒸发组”是谢洪波在五十多年前组织建立的,以暗杀闻名与迷幻大陆,只要是被他们列上死亡名单的人,从来没有能逃脱他们的追杀。现在“蒸发组”的组长谢玉致是谢洪波唯一的孙女,一个以冷血著称的女人,虽然她现在年仅十九岁。

    天心看着她,开口说道:“玉致,上次‘血盟’的事有还没有谢你呢!”谢玉致一笑,提醒道:“天心,你好想忘了一点,如果月华姐姐的情报,我们‘蒸发组’也是很难把‘血盟’一下铲除的。而且我之所以帮你铲除‘血盟’是有一点的私心的。”天心知道她所说的“私心”是指“血盟”的壮大将来可能打压“蒸发组”生存空间。

    “月华为什么不来?”天心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地说道:“难道她以为我会生她的气吗?”谢玉致解释道:“天心,你误会月华姐姐了。她之所以会派‘天地双怪’、‘杀手十三肖’、‘花四娇’和‘九头鸟’去刺杀你,全是我的意思。”天心盯着谢玉致,什么话都没说。

    谢玉致眼中闪过一丝惊惶,解释说:“其实他们都是我‘蒸发组’的人,除了任务外他们还经常滥杀无辜,我就要月华姐姐想办法替我把他们除去,月华姐姐就想到借你的手将他们除去。”说完后,她的两眼没有离开的脸。

    天心对她一笑:“原来如此。那我们算是扯平了。”谢玉致没有出声,但是从她的眼神可以看出她内心的高兴,显然她是在为她的月华姐姐高兴。

    月华,即张月华,“水晶院”院主张子建的妹妹,同时也是“水晶院”的二当家。她本身没有任何的武技和魔法,是个标准的柔弱女子,但是凭借着对情报敏锐的洞察力,成为她哥哥张子建的得力助手。她和谢玉致是闺房密友。

    “月华姐姐这几天刚好去青云城,所以才没有来见你。”谢玉致道出了张月华没来的真正原因。天心眉头一皱,疑惑地说了一句:“又是向谁出售情报了?”谢玉致没有回答,天心知道这是“水晶院”内部的事,张月华是不会透露给她知道的,即便她们是很好的朋友。

    “玉致,这次我找你,是要你帮我一件事。”天心以前没有求过人,所以他现在的语气一点也不像在求人,倒很像是在命令别人。或许是因为他知道谢玉致不会拒绝自己,才这样直截了当地说的吧。

    谢玉致看了天心一眼,幽幽地说道:“天心,你以为我会拒绝你的要求吗?”天心歉然一笑。

    他们两已经并肩向东走了许久,那座破窑洞已经在他们身后很远了。“天心,你还没说你找我为的是什么事呢?”离别在即,谢玉致对身边的天心问道。

    天心把眼光从遥远的天际收回,对她说道:“我们云家现在需要一些有实力的人,你能帮助我吗?”天心突然不那么自信,毕竟这对于身为“蒸发组”组长的谢玉致来说是个两难的决策。帮了天心,她一定会违背“蒸发组”向来不拥附任何势利的原则;不帮天心,这毕竟是天心第一次求她办事,“血盟”的事天心没有对她开过口。

    看着面露难色的谢玉致,天心露出笑容,对她说:“如果不方便的话,那就算了。我还可以找别人的。”“不必了。”谢玉致本是看着远方的繁星,此时转过头对天心一笑:“这点小事,我想我还是能帮上天心的忙的。”

    天心露出喜色,刚才他的话只是要谢玉致不要为此事介怀,他跟本找不到别人能帮他。“真是谢谢你了。”天心说道。谢玉致嫣然一笑,身体向东方飘去。她就这么离开了,头也不会地离开了。

    一阵风迎面吹来,天心伸手抓到了一条在风中飞舞的白丝帕。天心把它紧紧捏在手里,他想松开手,让白丝帕随风远去。最终天心没有这样做,他把白丝帕放进了口袋。天心转过身,沿来时的路往回走。

    天心走到破窑洞旁不远,停了下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停下来。凝神闭气,他开始四下查探,可是并没有任何异样的情况。可是他没有动,因为他察觉到自己左手腕上佩戴的手环在颤抖,在星光下发出点点荧光。

    天心看到后只是一愣,但是他很快又起步向前走。这个手环他已经戴了一段时间了,他知道自己这次是很难成功脱险了,因为手环都在为他悲哀,为他被朋友出卖而悲哀。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手环,从戴上它的第一天天心便知道了。

    天心并没有感到任何恐慌,他知道为即便自己死定了,也不能让对方不费一兵一卒。他只是没想到为了对付自己,谢玉致和张月华居然派出了两门中平时都雪藏的顶级高手。以前听说“水晶院”要和“蒸发组”合并,他还一直不信,尽管他知道强强联合的道理,只因为玉致和月华没有对他说过。现在看来“血盟”只是她们合并后第一个牺牲者,可笑的是他一直认为她们是因为自己对“血盟”动了杀意才替自己将其除去。天心知道从一开始自己就错得离谱,他只是一只在补蝉的螳螂。

    天心伸手从口袋里拿出白丝帕,虽然他知道上面含有无色无味的剧毒,但是为了能留下一句话,他还是把它拿到了手上。

    天心在破窑洞门口没有停下,开始往锡阳城的方向走去。此时他已经背对着窑洞,开始慢慢走远了。天心不停地闻闻白丝帕,似乎想嗅到谢玉致的体香。他已经感到自己的能量在急剧消散,这应该就是谢玉致留给自己白丝帕的目的吧!

    天心疑惑了,刚才在自己转身背对窑洞的瞬间应该是他们最好的出手机会,对方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难道是自己错怪了玉致和月华了?

    天心分神的瞬间窑洞里急速闪出一道闪亮的光柱,直向他袭来。天心知道这是火系魔法中的八阶魔法火阳球,一个像太阳一样绕眼的火球,它本身或许没有杀伤力,但是天心知道火阳球后面跟着风刃、水镰刀和四个人他是闪不掉了,因为黑暗中的天心见到火阳球的瞬间是闭上双眼,而不是躲闪。但是天心还是在火阳球击中自己的身体前,把手里的白丝帕甩了出去。

    在火阳球和风刃、水镰刀相继击中天心上身时,突然发生了猛烈的爆炸,天心瞬间成为尘土。紧跟在火阳球后面的四个人面对突如其来的爆炸,赶忙向后躲避。他们中三个人成功了,一个人倒下了。

    谢玉致和张月华悲伤地站在坑边四下观望,她们像找到天心地遗骸或是遗物,但是她们什么都没有看到。不是因为在夜晚的缘故,而是那场爆炸把天心身边所有的东西都炸没了——这个坑是爆炸后留下的。

    她们身边站着六个人。“五师父呢?”张月华冷冷问道。其中一个人回答:“回禀小姐,老五他罹难了。”说完闪开一条道,张月华和谢玉致走了过去,借着月光她们看到地上躺着的死尸额头插着一条丝帕,被血染红了的白丝帕。

    “月华姐姐,天心知道是我们出卖他了!”谢玉致惊呼起来,脸色煞白,夜色下极为可怕。天心的为人她很清楚,朋友的东西他绝不会胡乱处理的。张月华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扫视刚才回话的人一眼。

    那人恭敬地说:“云天心不知为何,居然事先察觉到我们的存在,虽然他没有表现出来,可是他一直不停地闻谢小姐这个有毒的丝帕,根据我们对他的了解,他是一个懂得隐藏情感的人,所以我们临时改变了出手的时间。而且在我们出手后,他如果没有足够的准备,这个手帕他是绝对不可能有机会扔出来的,老五也应该不会有事。”他的回答无疑肯定了谢玉致的想法。谢玉致只是静静地站着,她没有泪水,她在执行这个计划前早把泪水流光了。已经

    “玉致,咱们走吧!”张月华对身边的谢玉致说道,话语中带着无尽的悲哀。谢玉致转过头看着张月华,脸上露出一丝恨恨的笑容:“天心死了,你该得意了吧。”说完便转身跑进了黑暗里。

    张月华看着谢玉致消失的茫茫夜幕,一滴泪水从眼中滑落。

    “走吧!”说完后张月华一挥手,地上的死尸成为了灰烬。她和身边的六人也消失在这茫茫的夜色中。这里所留下的只有一个对别人来说莫名其妙的坑。

    天空一颗流星滑过,时间很短,但是很绚丽!

    易玄士语:惊觉,天心第一次发觉小妹云霞内心深处的自卑,也第一次发觉被朋友出卖时的无助。www.7biquge.net笔趣阁 138小说网www.138xsw.com 132文学www.132wx.com 136文学www.136wx.com 150中文www.150zw.com [记住我们:www.11zww.net  11中文网  手机版 m.111biquge.com]